星期三, 28 9 月, 2022

呼——

凌瞳吐出一口氣,心如死灰。

端木賜站在一旁。

靜靜看著凌瞳的表演,此時看見凌瞳癱軟下來,面帶笑意。

爾後,他扭頭,看向擂台之下。

那裡。

在眾位銀甲士兵前面,站著一個人,正是凌軒。

端木賜淡淡地問道:「凌軒,現在你還有什麼話說?」

凌軒同樣面如死灰,連滾帶爬,爬上擂台,跪在端木賜腳下,連連磕頭:「城主大人!不關我的事,與我無關,與我無關啊!這五日,我與您,還有徐管家和趙院長,咱們都在黑龍湖湖底,我真不知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還有!城主大人!凌天霸和凌瞳他們所做的這些事情,我不知情!我真的不知情!」

「我閉關已經有五百年了!我不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城主大人!」

「我可以對天發誓,此事與我無關!都是凌天霸和凌瞳他們作的惡!」

「城主大人,您殺了他們!滅了他們!求您放我一馬!」

……

擂台上的凌氏族人,看著他們的老祖宗就像一條狗一樣在祈求和磕頭,一個個眉頭緊蹙,嘴角抽搐。

老祖宗像狗一樣跪地求饒,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他們的老祖宗,已經把他們所有人都給出賣了!

五天前!

就在他們的老祖宗跟隨端木賜潛入黑龍湖湖底時,就叮囑過大家,說如果有機會,讓大傢伙兒一定要把那該死的楊真給殺了!

說實話,如果沒有老祖宗說話,那不管凌天霸和凌瞳怎麼威逼利誘,他們也不會跟著去做傻事。

但是現在,他們這些人遵循了老祖宗的命令,可是老祖宗卻把他們賣了。

有人不服!

凌騰龍第一個不服。

他立刻磕頭,喊道:「城主大人冤枉!其實我們所有人,都是受了老祖宗的旨意!是他讓我們去截殺楊真的!城主大人明鑒啊!」

有了第一個人,就有第二個人,很快,所有人都跟著一起磕頭求饒:

「對啊城主大人!我們都是在老祖宗的慫恿之下,才幹出如此荒唐的事情!」

「城主大人冤枉啊!」

「您饒了我們吧!都是因為我們老祖宗的威脅!是他威逼利誘!我們沒有辦法,才會去截殺楊真!」

「城主大人,我們錯了!我們錯了!」

……

看見這一幕,凌軒面色慘白。

心裡咒罵,這些小兔崽子就是白眼狼!

罵這些人是畜生!

豬狗不如!

但在端木賜面前,他卻只能一邊磕頭一邊辯解:「不!城主大人!你不要聽這些畜生胡說!我沒有指使他們!我沒有!我從來就沒有參與到其中!城主大人,我不知情,我真的不知情!」

然而,凌軒越是辯解,凌騰龍等人就越是往他身上潑髒水。

一時間,十幾個人就像小雞啄米一樣,在擂台上磕頭磕個不停。

這滑稽的一幕,看得所有人都是一陣目瞪口呆。

但誰都知道,這一次,凌氏家族算是完蛋了,徹徹底底的完蛋了!

因為,即便凌軒和凌騰龍他們雙方都不給對方潑髒水,就只是他們報復截殺楊真這一條,就足以讓整個凌氏家族覆滅!

全場驟然安靜。

所有人,都看著凌軒和凌氏家族眾位長老的笑話。

而其中,有絕大多數人,心裡都在暗暗高興。

凌氏家族這些年在雷州城囂張跋扈,得罪的人太多了。

當然了。

最高興的人,莫過於楊真。

只要凌氏家族一倒,那他以後就可以堂堂正正的做人了。

他再也不用東躲西藏了。

以後,他想幹嘛就幹嘛,他想去哪兒就去哪兒,根本就不用擔心凌氏家族的暗殺。

擂台上。

笑話也看得差不多了,端木賜盯著凌軒,冷笑起來:「凌軒,身為元嬰境的高手,你就不要讓別人看你們凌氏家族的笑話了!人固有一死,早死晚死都是死,你何不死的轟轟烈烈?」

「你……」凌軒抬頭,看見了端木賜眼中的殺機。

他知道,今日,他必死。

凌軒不甘心,不甘心啊!

他修鍊數千年,好不容易修鍊到了如今的元嬰境四重。

又花費五百年閉關,吸收了人蔘靈果,讓自己返老還童。

他將來還有很長的壽命!

他以後或許能夠進入神行境,乃至太虛境和渡劫境。

甚至還能渡劫成仙!

他不甘心就這樣死亡!

所以,凌軒決定,拼一拼!

「噗嗤——」

一咬牙,凌軒用盡全力,往雙手雙腳之中注入真氣,猛然一蹬,整個人後退數百米之遠,跳出了擂台,也跳出了銀甲士兵的包圍圈,懸浮在數十米的高空之中。

元嬰境的修鍊者。

可以藉助空氣,御氣飛行!

然而,對此,端木賜卻不慌不忙,將兩隻手交叉在背後,譏笑道:「凌軒,你這是準備造反?」

遠處的高空,凌軒滿臉迷茫:「不!是你逼我的!端木賜,是你逼我的!你想殺我!」

端木賜嘆了口氣:「不是我逼你的!是你們自己逼自己!這麼些年,你們凌氏家族在雷州城作威作福,天怒人憤,而今更是直接違反帝國律法,知法犯法,你們是自作自受,怎麼能說是我在逼你們?」

「端木賜,你放了我!」凌軒還在求饒,「只要你放了我,凌氏家族的人,你可以全部殺掉!全部滅掉!」

「你這是在跟我討價還價?」端木賜道。

「我……」凌軒知道自己不是端木賜的對手,但他又想保命,「我不是跟你討價還價,只是……我也有自己的保命手段!」

「哦??」端木賜一愣,詫異道,「你有什麼保命手段?」

元嬰境四重境界的修鍊者。

在端木賜眼中,就是垃圾,是廢物。

凌軒說他有保命手段,端木賜倒是想見識一下,他的保命手段是什麼。

「對!」凌軒冷哼,「端木賜,你別逼我!真的,你別逼我!」

「那我就是要逼你呢?」端木賜淡淡道。

「我……哼!那我就豁出去了!」凌軒舉起左手,他的左手,有兩顆戒指。

一顆白色的戒指,一顆黑色的戒指。

毫無疑問,這肯定是兩顆空間戒指。

而此時,凌軒取下那顆黑色的空間戒指,驟然掐碎!

只聽見砰一聲,黑色的空間戒指驟然炸碎,一個巨型的人影就從空間戒指中出現。

這個巨型人影身高起碼有二十米之高,體型碩大,渾身彩光閃耀。

定睛一看,這竟不是一個人,而是用特殊材料鍛造而成的機關人。

凌軒二話不說,一下子就鑽入了機關人的耳朵裡面。

呼!

轟!

巨大的機關人墜落在地上,地動山搖。

「這……」看見這個機關人,端木賜啞然失笑,「巨靈神??」

巨靈神,就是帝國給機關人所取的代號,也叫名字。

凌軒的巨靈神一出,人群突然就哄鬧起來:

「操!巨靈神!竟然是巨靈神!」

「難怪這凌軒有恃無恐!原來他有這等好東西!」

「也不知城主大人能不能制服這尊巨靈神?」

……

。 經過連續幾天的奮戰,一道流光從張山身上升起。

他終於升到了五十級。

系統提示和系統公告,接連不斷的響起。

系統提示:恭喜你升到了五十級。

系統提示:你的神器手炮解封,目前等級為五十級。

系統提示:你的神器王者披風解封,目前等級為五十級。

系統提示:你的神器天鷹王之戒解封,目前等級為五十級。

系統提示:你的神器天鷹王之淚解封,目前等級為五十級。

系統公告:由於有玩家的等級,升到了五十級。開放坐騎訓練系統。

玩家可以到王城太僕寺卿處,將坐騎訓練為戰鬥坐騎。

系統公告:由於有玩家的等級,升到了五十級。人族勢力壯大。

怪物攻城活動調整,後續怪物攻城活動,將會在天門關,關城附近進行,詳情請查看官網公告。

系統公告:增加靈器、神器獲取途徑,詳情請查看官網公告。

一連串的系統提示和系統公告,把張山都看暈了。

特么的,一下子就出來,這麼多的提示和公告,搞得他一時之間,都看不過來。

相對於張山,看的有點暈。

遊戲中的其它玩家,徹底的沸騰了。

不說別人,就連在張山旁邊,刷怪的小夥伴們,都驚呆了。

風雲一刀在聽到系統公告的時候,連怪都不刷了,扛著斧頭後退到一旁。

同時大聲的說道。

「靠,神器放開了嗎?」

「還有那個坐騎訓練系統,是個什麼鬼?」

「怪物攻城活動又改了嗎?新改版的活動,我們才打過兩次呢。」

「啥也不說了,趕緊去看官網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