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7 12 月, 2022

眾人全都倒吸一口冷氣,這廝也太無禮了。

「你要作甚?」那人在地上大吼道。

蘇文厲聲道:「你們說我沒有功績?昨夜叛軍入宮,我以一人之力,斬殺敵人十餘萬!(純屬吹牛)爾等在哪?正是我,保住了大楚基業,正是我輔佐陛下登基,那時候你們這群狗賊都在哪?為何一日一夜無人入宮?可有半點忠君之心?就你們這群王八蛋,都砍了都不多,要不是陛下宅心仁厚,你們今天都得出殯!」

「還有,昨夜那些叛軍都是哪裡來的?是不是你派的?你哪個部門的?」

「什麼?禮部?禮部就不可能派亂軍了?陛下,此人獐頭鼠目,定然與那亂軍有所勾連,請求陛下將其下獄治罪!」

項飛燕說實話,朝堂爭鬥的經驗很少,這段時間,楚帝也沒有上朝,基本上他們上朝就是每天遞個奏章。

所以當這些官員群情激奮的時候,項飛燕還真不知道怎麼辦。

蘇文這麼一暗示,她下意識的就按照蘇文所說,臉色一沉,厲喝道:「來人,將此人壓入天牢!好好徹查!」

沒辦法啊,經過奪嫡之後,她對蘇文的信任程度自然遠遠超過這些大臣。

朝堂上所有大臣倒吸一口冷氣。

這根本不講道理啊,一點證據沒有,空口白牙就給下獄了?

這TM不是昏君是什麼?

但是人就是這麼奇怪,項飛燕若是跟他們講道理,他們還真不怕。

可是這一下子,無端治罪。

朝堂上卻一下子安靜起來。

都是國之重臣,誰都看出來了,現在蘇文在項飛燕眼中,那話語權比誰都重!

跟他硬頂,上一句話人還在,下一句話或許就跟那位一樣了。

這時候,御林軍侍衛已經上來了。

直接將那官員壓下。

「昏君!昏君啊!」

那人厲吼著。

這次不用蘇文提醒了,女人最不能容忍的事情,就是有人當面罵她們。

「殺!給了推出午門,直接斬首!」項飛燕一聲厲喝。

「不可啊!陛下!這孫文入朝多年,為官清廉..」一人出來替此人求情。

可惜項飛燕此時,已經被激怒了,怒斥道:「你竟然幫這賊子說話,來人,將此人壓下,一同斬了!」

蘇文心裡不禁為她豎了個大拇指。

幹得好啊。

這才是昏君的好苗子。

但是這一下…整個朝堂徹底安靜下來。

宰相章墉上前一步,大聲呼喝道:「臣同意陛下,封蘇大強為南離王。」

這個封號,項飛燕取自南離屬火。

章墉一開口,頓時朝堂上諸多人選擇了附和。

相比起想做聖君的周帝而言,項飛燕可沒有那麼多的想法。

她更想的,是要滿足自己的野心,掌控一切的慾望,當權力極度膨脹之後,隨心所欲才是她更加喜歡的。

實際上,若不是有蘇文,以她的個性和能力,是萬萬登不上皇位的。

朝堂散去。

蘇文和項飛燕去了後宮。

而章墉身邊,聚集了一大群人。

「章相!這可怎麼辦,陛下對這蘇大強言聽計從,如此寵信,甚至無罪而誅,這可如何是好?」

章墉聽到這個問題,心中冷笑。

怎麼辦?他知道怎麼辦?

他一甩袖子,說道:「陛下凡事必有深意,聽命行事便可!」

說完,轉身離開。

人多不言密。

便是心中有萬分不滿,章墉也不會輕易開口。

更何況,章墉從政多年,老謀深算,在他看來,蘇文封王,未必是什麼壞事!

既然蘇文可以討得項飛燕歡心,別人未必不可以。

那麼異性封王之門大開,說不定將來他也能撈個王爵做做。

這是私心,其次,蘇文如今,堪稱如日中天,便是要鬥倒蘇文,也得慢慢籌謀。

他並不著急,在其風頭最盛之時與其爭鋒。

在章墉看來,甚為不智。

其次便是蘇文只是受封王爵,雖然不可避免在朝堂插上一手,但是卻並未與他有任何權勢上的衝突。

眾人各有心思,離開。

而御花園中,蘇文和項飛燕並肩而走。

項飛燕一身龍袍,遮掩住了她緊實的身材。

但是,看著這個身著龍袍的女人,蘇文忽然有種衝動。

至高無上的皇權!

這個女人,是楚國權勢的巔峰。

「大強,你覺得咱們今天的手段,是不是有些太過強硬?」項飛燕回頭思量,多少生出了一些後悔的念頭。

蘇文攬住她的腰,笑道:「怎會,那群酸書生,得讓他們知道點厲害,你若是跟他們講道理,你只有一張嘴,如何說的過他們?」

「殺兩個人,才能讓他們知道,誰才是皇帝!」

項飛燕聽他這麼一說,嬌笑起來,說道:「當皇帝的感覺真好…可以隨心所欲..」

蘇文按著她的肩膀,微微用力下壓,笑道:「那肯定的,不然大家為什麼都要爭。」

「唔!」

蘇文心中,生出一種無比爽快的征服感。

身份對女人的加持,有時候就是這麼奇妙。

半晌,項飛燕起身,吞咽了一下……….口水。

笑道:「如今我是大楚第一個女帝,你是大楚第一個外姓王爺,也算是相得益彰,你便搬入宮裡來吧。」

蘇文笑道:「還是不了,風言風語,總是不好。」

項飛燕翻了個白眼,冷哼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什麼心思,在外面多自由啊,老四還給你送了異族舞姬,這個王八蛋,也不怕朕砍了他的腦袋。」

她趴在蘇文胸膛說道:「不過也由得你,我已經跟宮裡上下都吩咐了,只要你想,隨時可入宮,不用通稟,你可不許總不來。」

「嗯..」

城中,同樣已經傳開。

「聽說了嗎?陛下封他那個姘頭蘇大強當南離王了!」

「真的是,據說那廝極為俊美。純靠一張臉。」

「哎…吃軟飯吃到這種程度,真是讓人..艷羨!」

「我長得也不錯啊…怎麼沒有這種機會!」

無數人對蘇文產生了嫉妒羨慕等情緒。

蘇文的情緒值不斷增長。

此時的長公主府,已經被改造成了南離王府。

蘇文在王府之內。

看著自己的系統界面。

300萬的情緒值。

那一夜殺戮佔了大半部分。

又升了4級。

宿主:蘇文

情緒值:300萬情緒值

級別:35

修為:地位9品

功法:乾坤大日心法煉體決朱雀琉璃身

戰技:破玉拳(LV9)疊浪刀(LV9)星移月換(LV5)大日尊決(LV4)游龍迴風劍(LV1)

血脈:朱雀

特殊技:朱雀之姿(完成度0.1%)(當前可化身朱雀幼鳥..時限3秒鐘)

蘇文拿出了金烏足骨。這是從皇宮內庫拿出來的。

原本老皇帝想拿這東西忽悠蘇文給三皇子恢復,項飛燕登基后,蘇文一直記掛著這東西。

便開口要了出來,以兩人的關係,項飛燕自然不會拒絕。

那一節足骨,

「叮咚,檢測到金烏足骨,可提取金烏精血,熔煉後有機會覺醒金烏血脈,需要情緒值100萬。」

蘇文:「…」

很貴。

擁有朱雀血脈的蘇文,自然知道神獸血脈的強悍。

可是他敏銳的發現,這是金烏,不是三足金烏!

要知道,這兩者,可是天差地別。

如果是三足金烏,那不用多說,強悍程度甚至可以比擬乃至超越朱雀。

但是普通金烏…對於一般人來說,算是不錯,可對蘇文來說,卻差了不少意思。

而且蘇文很清楚,自己目前的朱雀血脈,尚未開發多少。

琢磨了一下,蘇文把這足骨重新收了起來,現在用不到,或許以後能夠用到也說不定。

緊接著,蘇文看向了大日尊決。

「叮咚,恭喜宿主花費270萬情緒值,大日尊決等級提升至LV5。」

又是一次提升。

蘇文皺起眉頭。

他沒有突破天位,還是沒突破。

即便是對武學的領悟更深了,依舊沒有突破。

突破天位到底該怎麼做?

「看樣子,需要找個人請教一下啊。」

蘇文知道,總是自己這樣去摸索也不行。

既然有項飛燕在,那天那個項鼎又是天位高手,請教一下不過分吧?

不過他也不著急,又把目光放在了抽獎上。

「叮咚,恭喜宿主,抽中波雅漢庫克等身手辦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