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8 9 月, 2022

季柚心口一窒,反駁道:「我弱咋了?弱就活該被鄙視?弱也是有人權的!」一副我弱,我有理的樣子。

老陳:「……」

老陳擺擺手,道:「你的機甲只是普通的制式機甲,2星級的,機甲材料並不高端,以蝰蟲黏液的腐蝕速度,要把駕駛艙腐蝕掉一個口子,它大概需要1個小時。而我的,我的機甲是機甲大師定製版的6星級機甲,用料都是高端材料,它想要腐蝕掉?哼!」

「至少得8個小時!」老陳說到自己的機甲時,語氣裏帶着一絲驕傲,接着,他道:「所以,這條蟲子想搞死我們,至少也得8個小時。啊哈~」

「說錯了。」

「是搞死我要8個小時,你嘛?」老陳斜著季柚,哼哼道:「你一個小時后,就死了。」

季柚:「……」

季柚咬牙:「前輩,你別說了,你再說,我給你債務翻10倍!不!翻1萬倍。」

老陳:「……」

老陳忽然道:「小崽子,我剛才按照你給的方法,壓縮了2枚粒子炮。」

季柚眼睛一亮:「前輩,厲害啊!」

壓縮了2枚,他還能活蹦亂跳的說一些氣死人不償命的話,季柚心下佩服無比,她壓了壓嗓音,說:「1個小時后,我可以再壓縮一枚。」

老陳眼眸幽深,道:「現在,我們都蓄力。等它突破你機甲殼的一瞬間,立即開炮。」

說着。

老陳靜靜凝視着季柚,鄭重問:「小崽子,你準備好了嗎?」

季柚:「嗯!」

戰士的世界,從來沒有束手就擒。

——只有誓死一搏。 「但你也別拿我當傻子去耍!」老道士憤憤道,「如果真的放你離開,二十分鐘之內不回來,這些人的命就都保不住了。」

老道士接着道:「我是不會跟你一道離開的,爺孫倆一個樣,不知道要耍什麼陰謀詭計。」

「你必須要跟着一起。」我說:「不然就算操控他們死在這裏,又怎麼證明是我做的呢?」

老道士沉默了。

心中沾沾自喜,你這老傢伙,還想用這種方式草菅人命,我肯定不能給他這個機會!

不過,倒是可憐了這個酒店的老闆,如果第二天一早,發現三個人都死在了天台,估計以後沒人敢來這裏入住了。

酒店被封,是必然的事。

就算我能成功的將他們救下來,最好的結果也是天台被封,鬧鬼傳聞估計免不了了。

「這樣吧,我們各自退一步。」老道士說道:「劉子龍,在你的身邊有兩個朋友,挑一個吧。」

我頓時警惕起來,「你想做什麼?」

他笑道:「不要用那種驚恐的眼神望着我,我只是想讓他們幫個小忙而已。」

「你告訴經書的位置,讓他們幫忙取了送過來,不就行了?放心,老夫一向說話算數,只要拿到經書,不會為難你們這些小朋友的。」

「這……恐怕不行。」我為難道。

「什麼!」老道士徹底生氣了!

「我看你根本就是故意的!不想把經書交出來,故意拖延浪費時間!冥頑不靈,休怪老夫不客氣!」

當即,他控制着宋志的身體迅速後退,來到了欄桿的位置。

只要跨過去,一躍而下,宋志必死。

「別衝動!」光是看着,我就一頭的冷汗。

「可要想好了,他們的命都掌握在你的手中,這要是一旦跳下去,想後悔都來不及。」

在經書中確實有寫過關於死者回魂的方法,但這種方式逆天而行,有許多弊端。

在剛開始的時候,我有考慮過,不過很快的打消了這個念頭。

讓三具屍體回魂,太困難了!

而且如果是從樓上跳下去的話,首先臟器和顱內破損,導致身體殘缺不全,這種狀態下,沒辦法回魂。

只能藉助完整的軀體,才能達到完美的回魂效果。

這點,老道士肯定考慮過了,才選擇用跳樓這種死法進行威脅。

「好,這電話我打就是了,你先撤回來。」

見這番威脅奏效,老道士並沒有聽我的,而是站在原地。

「你這小子跟爺爺一樣,詭計多端,當年他就是依靠這種手段,騙走了師父的經書,這次,你還想耍什麼把戲!」

我冷笑一聲,「說我爺爺騙人?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東西!」

「如果真是修道之人,為何會拿人命威脅呢?只能說明你師父慧眼識珠,知道自己的徒弟不是個好東西,所以才沒把經書交出來,反而給予爺爺這個外人。」

「你!」氣的老道士一抖一抖的,靈魂狀態更加不穩。

「算了,這些事情我懶得說明,還是那句話,多行不義之必自斃。你好自為之。」

「呵呵。」老道士突然笑道:「說這些又有什麼用呢?劉子龍,快聯繫朋友去拿經書吧,要是再晚點,這些人都會撐不住的。」

「馬上要到三點了。」他拿起手機,看了一眼道。

「如果在四點之前,你的朋友不能拿着經書上來,那麼他們會看到這一幕。」

「三個人雙雙跳下去,罪魁禍首就是你。」

「好。」我無意再和他嘮叨下去,當即撥通電話,本身想給夏末打過去,后一想還是算了。

她這個人做事不穩重,又不會什麼道術,來了只是幫倒忙,還要我去照顧她。

至於太修,倒是懂一些知識,可是和老道士相比起來,根本不值一提。

鳩的形象在眼前一閃而過!

她可以!

只是……那晚看到的事情我記得很清楚,鳩有可能和貝特他們勾結,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她知道的消息越少越好。

再三猶豫,還是選擇了鳩。

好在即便是凌晨,她接電話的速度還是很快的。

知道大致情況后,她果斷掛了電話。

不知為何,心中竟然有幾分安心。

憑藉鳩的聰明才智,肯定明白,我說的藏匿經書的地方是假的,她也不需要去。

目前能夠做的首要事,是儘可能控制住這個瘋狂的老道士。

儘管宋志救不下來,我極力的往前,試圖靠近經理或者趙磊。

這傢伙的操控術還是蠻厲害的,居然可以在靈魂出竅的情況下,同時控制三個人。

「你修鍊的到底是什麼?」我驚訝道。

可能以為馬上就要獲得經書,老道士得意忘形道。

「當然是另一本,也就是經書的另一半。」

我愣了一下:「另一半?」

「沒錯,世間萬物陰陽雙生,這書也是同樣的道理。我拿的是陰經,而那本陽書落在了你爺爺的手中。」

「陰經雖好,但畢竟過於陰邪,傷敵一千自損八百,這太不合算,對於身體的負荷過重,但如果能夠將兩者融會貫通,副作用會徹底消失。」

「到那時,我離得道升仙也不遠了!」

身後傳來嗤之以鼻的笑聲,是龍王!

「區區凡人也想成仙?自不量力!」

「怎麼說?」我在心中問道。

「他那本陰經是至陰至邪之物,想要獲得力量必須捨棄點什麼,比如本性,從修鍊那本陰邪之書開始,他這輩子都不可能得道升仙。」

我說道:「人心很複雜,別聽他這麼說,可能真相遠不止於此。」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我等的很是煎熬,雖然已經和鳩打好招呼,她應該能夠明白我話里的意思。

但心中還是相當忐忑。

不出意外,她會從消防梯爬上來。

突然,從宋志的身後出現一隻手,是鳩來了!

為了避免被老道士發覺,我故意扯話題道:「除了得道升仙,就沒有別的心愿了?」

「比如……」我實在不知道應該怎麼找話題,越到關鍵時刻,腦袋反而一片空白。

「為什麼要煉製鬼丹?你可別說,這也是為升仙做準備!」

。 凡是本事弱的,基本在之前一波突圍中,已經自然被淘汰掉了,剩下的基本都是五階以上的,夠強的靈獸妖獸。

甚至天上,還有大片黑壓壓的飛行類異獸。

小金已經用最快速度,往靈獸袋內吸收了無數靈獸,尤其是飛行類的。

這些飛行類靈獸,一般都將巢築在深山裡,很少有機會能遇見一隻兩隻。

這一次,居然,黑壓壓地,遮了半邊天,不多抓幾隻,豈不是可惜?

只是這些鳥獸都有了靈智,並不是那麼好抓到的,不一會兒,它們就殺氣騰騰,準備圍攻兩人了。

「小金,不抓了,咱們撤!」

鄢陽抓住小金一躍,從天而降,消失在一片山牆中。

小金交給鄢陽二十八隻靈獸袋,每隻裡面都裝有上千隻靈獸,總計近三萬隻。

再加上那獸群成堆成堆的,死的死傷的傷,剩下的也只有原先的四分之一數量。

「小金,咱們繞道,到獸群後面看看,到底是什麼在追它們。」鄢陽不打算回營地,那裡有棕熊看護好防護陣,應該不會有問題。

於是兩人畫了個弧線,避開獸群,往萬獸山方向飛去。

一路上,獸類的屍體層層疊疊,有的已經被踩得稀爛,有的倒還保存完好。

「不能浪費啊。」鄢陽和小金邊行邊收拾,將那成片成堆的靈獸屍體,統統裝起來,這就是儲物法器多的好處。

兩人不知不覺就走到了月升山嶺的邊界。

這裡沒有霧氣,也沒有風雨。只有沉靜的黑夜。

「鄢姐姐,你看,那是什麼?」小金指著天上一道劃破黑暗的光弧。

「彗星?流星?」鄢陽腦中還殘存著前一個世界的記憶,所以,這些現象不難理解。

這會是天外來物嗎?鄢陽心裡閃過無數個念頭,畢竟這個世界有太多的不可思議。

那光弧漸漸增粗,漸漸變得閃耀,漸漸炙熱,漸漸……迎面而來?!……

不對!它是要撞擊地面嗎?

鄢陽大驚。

「小金!化形!」鄢陽連忙一口氣設置了幾重五行隔絕陣。同時化作草木香氣,纏住化成小金蛇的小金就往地縫裡面潛。

轟!!!

鄢陽感覺天塌地陷,地面一陣晃動,土地幾乎就要裂開了……

這個時候,獸群正好經過營地。

那幾個在法陣外的男人,終於意識到事態遠遠超過他們的想象。

「救我!」「救命啊!」……

當他們哭喊著想要進入陣法時,風一樣快速移動的獸群已經撲到了他們的身上。

碾壓,踩踏……幾個活生生的壯漢,被更加野蠻的野獸撞擊撕咬,變成七零八落的殘肢斷體,然後被踩進泥土,變成肉餅。從法陣中往外看,實在不是什麼美景。

不斷有巨獸撞死在無形的靈力光罩上,所以棕熊需要不停更換靈石,以供應法陣不斷被消耗的靈力。

有一群鳥獸似乎注意到法陣中有人的存在。它們聚集在一團,口吐烈焰,或者冰箭,集中攻擊法陣,給防護法陣帶來極大的威脅。

被包裹在陣法中的二三十個男人,也不驕橫了,渾身篩糠,一聲都不敢響。他們早已經被外面那些暴躁的獸群,嚇得屁滾尿流,癱軟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