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8 9 月, 2022

「族長,三小姐的話有幾分可信?」

黃炎,看龍堯已經走遠,便眉頭緊皺看向上方的黃昆問道。

「說實話。」

「我一句都不信。」

「這個龍堯,怎麼可能會那麼好心告訴我這個消息?」

黃昆搖頭,經過再三考慮,自己還是不信龍堯所說。

「我天族,與秦園府向來進水不犯河水。」

「秦園府怎麼可能對我們天族痛下殺手!」

黃炎點頭,他也不信龍堯所說一切。

「可黃尚是天境修為,普天之下沒有幾個人能夠殺了他。」

「加上他是我天族的人,有誰會吃了熊心豹子膽?」

黃玄看黃昆與黃炎都不信,他卻覺得龍堯所說的可信度過半。

「誰又在我背後,說我壞話呢?」

就在黃昆幾人商議之時,離去的龍堯突然又回來了,正好聽到有人在議論自己。

「三……三小姐?」

聽到龍堯聲音,黃炎、黃玄兩人急忙抱拳躬身退到一旁。

而龍堯,臉色難看,踏入殿內,目光不善的挨個看殿內的所有人。

「三小姐?」

「你怎麼又回來了?」

黃昆神色古怪,看下方龍堯樣子,他怕龍堯借題發揮,就急忙開口問道。

「黃昆叔叔。」

「我剛才突然想到一個重要的事情。」

「黃尚族老似乎跟我說什麼,雷凌就在秦園府的話。」

「雷凌又是誰啊?」

龍堯收回目光,看向上方黃昆,神情古怪,到顯得跟好奇的問了句。

「雷凌?」

「雷凌在秦園府?!」

……

聽到龍堯提到雷凌的名字,只見殿內所有人皆是震驚失色。

毫無疑問,雷凌就是整件事的導火索,龍堯的一句話,正好引起眾人對她信任。

黃昆瞳孔睜大,提到雷凌他自然想到,自己九兒子黃巍,一直再尋找雷凌。

「三小姐。」

「雷凌是個十惡不赦的大壞蛋。」

「謝謝三小姐提供的線索。」

黃昆向龍堯抱拳答謝,咬了咬牙后,直接起身,二話不說,朝殿門外面走去。

黃炎、黃玄兩位族老,看到他們族長親自動身,各自神色凝重,對視一眼便帶領所有人離開了第神殿。

龍堯。

看到黃昆幾人相繼離去,她抿嘴在笑。

她的幾句話,可是為雷凌解決天大的問題。

以黃昆的個性,一旦相信自己的話,定會帶人去秦園府大鬧一場。

龍堯搖了搖頭,心道:「看來這昆崙山,我是待不下去了,還是早點回到天京比較好,這萬一雷凌想我了怎麼辦?」

龍堯抿嘴笑了,此時腦海里想的都是雷凌,沒有多說就離開了地神殿。

……

遠在江都城,東郊萬人坑。

此地,是通往阿修羅門唯一入口,如今已經被劍宗的設下結界,由劍宗的強者輪流鎮守。

結界外,三名劍宗化境修為弟子,各守一方,他們小心謹慎,可謂是盡忠職守。

嘭隆!

可是,就在此時結界內部傳來一聲巨響,驚嚇的三名劍宗滿身神色大變,各自迅速轉身看向結界內部。

噗……!

不等三人看清,結界內部散發一股可怕的煞氣,瞬間將三人震的吐血橫飛出去。

「不好!」

「阿修羅門結界被衝破了,立刻通知劍宗來人!」

三名劍宗弟子重傷倒地,各自看到結界已經被毀,三人同時拿出求救信號彈,將其拉響!

嗖嗖嗖!

三發信號彈沖向雲霄,同時綻放開來,形成璀璨的煙花。

轟……!

可就在三人已經向劍宗求救后,未等三人起身,萬人坑內忽然噴發一股強大的爆炸力量。

宛若火山爆發,恐怖的力量撕碎萬物,三位劍宗弟子都沒能逃過此劫,瞬間被淹沒其中,死無葬身之地。

隨著萬人坑沒,迸發恐怖力量后,內部雷電交加,雷凌的布置的結界,全部被力量衝破。

當一切恢復平靜后。

萬人坑上出現一道道身影,他們身穿血紅色的長袍,體內散發著邪惡的血煞氣息。

他們竟然是修羅族的天煞,共計十二人,修為都在玄境三期。

「哈哈……!」

在十二天煞出現后,坑裡傳來豪放的狂笑聲音。

「恭迎羅剎大人!」

十二天煞,迅速四散開來,單膝跪地,抱拳面向萬人坑,呼喚恭迎他們的羅剎大人。

呼……!

狂風呼嘯,阿修羅門大開,卻染紅了半邊天。

在十二天煞的跪拜恭迎下,萬人坑內,緩緩漂浮讓一道身影。

此人,全身被血光籠罩,體內散發的氣息,竟然已經達到了『天境』三期頂峰。

他是誰?

當血光從他身上漸漸回歸體內后,居然露出一張絕美男人的臉?

他扎著馬尾,穿著一身白衣?

若雷凌在這裡,他一定會震驚的不敢相信。

他竟然是失蹤已久的,光明神社的光明之主『慕容白』。

自從他被冥王騙到這裡,就在這沒有出來過。

如今的他,已經是十二羅剎中,排行第二的『天剎』!

。 第3300章任務積分

在放逐之城的第一天,林天成待的算是安穩,黃字九號房的人也都很和善。

當然,主要是因為城內不允許內鬥的鐵律,否則這些身上散發着戾氣的傢伙也不會各顧各的修鍊。

不過,能來這裏的人混的都是差到了極點的,所以一般而言只要不主動招惹,這些人也不喜歡找麻煩。

在放逐之城,只要做任務就能換取積分,而積分是放逐之城唯一的流通貨幣,無論你是需要購買資源,修繕防具,還是需要一些別的特殊服務,在放逐之城都只能用積分支付。

就連現在住所一個月也需要交納三個積分,否則的話就會被逐出放逐之城,永不接納。

新人第一個月是免費的,第二個月的時候就需要交納積分了,而積分賺取只能去做任務或者通過買賣從別人手中賺取。

這些,都是在昨天和老漢聊天的時候得知的,所以從現在開始,林天成的當務之急就是琢磨如何賺取積分了。

只是林天成目前的情況卻不是很樂觀,身上的傷勢不僅僅沒有穩住,而且隱隱有惡化的跡象,畢竟肉身的損傷並不是那麼好恢復的。

本來像這樣的傷勢林天成只需要自我內檢,耗費一些電就能痊癒,但關鍵的問題出在,他現在只剩下13個電,一旦電量低於3,那麼將威脅他的生存。

所以三個電是底線,林天成絕不會去觸碰這個高壓線,而多出來的十個電卻無法幫助他恢復現在的傷勢。

這也是眾人都出去做任務了,而林天成卻選擇在房間里默默打坐的原因,不是他不想出去賺取積分換取資源,而是他現在的身體情況不允許啊。

見房間里沒人,林天成喚出寒冰,「寒冰,這段時間我怕是做不了任務了,你看着用我的令牌去做些任務換取一些積分,然後換些恢復傷勢的丹藥回來吧!」

寒冰點點頭,看樣子頓時間林天成都無法形成戰力,右臂再生不是一時半會能搞定的。

最主要的是林天成的傷勢,之所以惡化的這麼快,除了舊傷未愈,強行惡戰外,根本的原因還是與玄鐵棍強行吸干體內靈力動搖了根本有關係。

不過林天成的希望很快就破滅了,放逐之城不知道有什麼手段,竟然能通過令牌確認手持令牌的是不是本人。

所以當寒冰拿着林天成九五二七的令牌去接取任務的時候當場就被駁回了。

要不是從令牌上綁定的神識斷定林天成還活着,這塊令牌當場就被收回了。

林天成皺起眉頭,他現在有傷在身,最好的辦法就是自己躲在城內養傷,讓寒冰他們出去賺取積分。

可是放逐之城的規矩卻是必須本人去接任務,這也就將林天成推到了風口浪尖,讓他穩住不浪的想法破滅了。

「有什麼比較安全的人物你知道不?我們盡量選一些危險系數低的!」林天成說道。

寒冰臉色有些難看,但還是將自己看到的人物一一道出,「任務有很多,安全一點的……夜探西南異獸大軍行進方向,確認規模算不算?」

聞言,林天成額頭上滑下數道黑線,夜探軍情,看似不需要戰鬥,但是……黑夜在道祖境的強者面前也算是阻礙?

刺探軍情乃是兵家大忌,一旦被發現那就是死路一條!

而刺探軍情……你不看清楚對方有多少人怎麼能斷定?你不尾隨一段時間怎麼知道大軍的動向?

軍營之中不缺強者,相信林天成敢去,就一定會暴露,到時候那真的是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還有別的任務嗎?這個任務……還是有點危險系數的。」

「襲擊彝族輜重隊伍,務必拖延其三天時間,是多人任務,完成後有六個積分,能換取一枚傷葯!」

「還有……」

寒冰將自己看見的,覺得危險系數低的一些任務一一道出,林天成聽完之後也是忍不住嘆氣。

「看來這放逐之城的任務沒有一個不危險的,難怪老漢他們回來身上都帶着一股戾氣,都是屍山血海中打拚出來的!」

「算了,出城就出城吧,還能因噎廢食?大不了到時候我躲起來,你們替我出手擊殺就是了!」

打定主意,林天成便親自出現在任務大廳之中。

「前線戰死率居高不下,現招募軍士一千名,殺敵初階境一位五個積分,中階十個,高階五十積分,想要積分的勇士可以來我這報名!」一名身穿翠綠藤甲的精靈站在任務大廳發佈臨時任務。

聞言,林天成激動的走了上去,先前讓寒冰打探了一下,想要恢復他現在身上的傷勢,至少也需要百八十的幾分換取傷葯,現在看來積分馬上就要到手了!

只是,當林天成好不容易擠進人群前的時候卻被對方無視了,且冷嘲熱諷林天成。

「我招募的是勇士,不是死士,你傷成這個樣子,不躲起來等死衝過來湊什麼熱鬧,滾!」

身後有人等不及一把將林天成拉到一邊,「聽見沒有,不報名就滾開,莫耽誤老子賺取分!」

林天成一頭黑線,想不到自己堂堂六星道祖巔峰境的修為,居然有一天會被一個中階的精靈族嫌棄了……

「媽的。殘廢還想賺積分,死一邊去!」

被人群推搡出隊伍,牽扯了傷勢,讓林天成痛不欲生,差點沒當場倒地。

要不是城內不允許廝殺,林天成恨不得將那些粗魯的傢伙撕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