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8 9 月, 2022

剛剛出去的時候,他已經電話通知了漢丁頓先生他臨時有事晚一點過來。

「漢丁頓先生,讓您久等了。」

漢丁頓先生看了一眼他手裡拎著的食盒,「就為了這個遲到的?」

「不可以嗎?」禮貌歸禮貌,該有的禮貌和歉意他在電話里已經說明了,所以,他不喜歡漢丁頓先生這樣的質問。

「是齊太太的吧?她現在怎麼樣?生病了嗎?」

齊墨川這才想起高雨菲發到網路上的關於今早上他抱著蘇小荷進公司的照片,他居然忘記了讓人刪除。

不過,現在刪除已經沒有意義了。

只怕,老爺子已經知道了。

「嗯,是的,我送過去馬上過來。」

「不如,我也去看看齊太太吧。」漢丁頓先生扶了扶眼鏡關切的說到。

「不需要。」齊墨川一想到蘇小荷此刻虛弱的樣子就心疼。

那樣的蘇小荷他不想任何人看到。

「好吧,不過我可是齊太太的臨時Boss呢,齊總替我問候一下。」

「好。」齊墨川的臉色這才稍霽,轉身便走出了會客室。

推開休息室的門時,蘇小荷還在睡。

他把食盒放在旁邊的小桌上,隨即便坐在了床邊,伸手捉住了蘇小荷的手輕輕握住,她驚悸的動了一下,隨即又睡沉了。

想到還在會客室里等著他的漢丁頓先生,齊墨川輕輕撫過蘇小荷的長發,「醒了吃點東西,乖。」

說完,他這才起身趕去會議室。

因為高雨菲的離開,他一個人與漢丁頓先生口槍舌戰的辯論著,但是很務實的只用了一個上午,就結束了整個項目的討論。

當兩個人一起簽下協議的時候,漢丁頓先生握住了齊墨川的手,「我還能繼續用齊太太為我們做翻譯嗎?」

齊墨川唇角輕勾,「這個,等我太太來回答你。」

第一次的,他學會了放下霸道,留由蘇小荷自己去決定。

「齊少,這是會議記錄,高秘書呢?」洛風送走了漢丁頓先生,迷糊的問到,他一趕來,就沒看到高雨菲了,這什麼情況他完全不知,也還沒來得及去詢問公司其它的人員。

「她離職了,從現在開始,你兼任我的秘書,會議記錄整理好了發到我的郵箱里。」

洛風一臉的吃驚,「她離職了?那二太太那裡你……」

「我自會說明。」齊墨川頭也不回的回到了辦公室,一個上午的洽談,他只想快點結束,只想著回到辦公室去看看蘇小荷。

原來,心心念念惦著一個人的感覺是這樣的,久違了那麼久,又回到了他的生命中。

有喜有怒有嗔有怨,還有渴望,七情六慾的人生,不再冷漠,只是,還是有些不習慣。

。 「李哲,我在哪裏貼?」沈歆一問。

她說話的時候,小嘴裏還咀嚼著東西,很可愛,萌感十足。

李哲忍不住笑了,拿出紙巾來,示意她擦一下油油的小嘴。

「我們先去公告欄貼那邊吧,然後再去宿舍門口貼。」

兩人來到食堂附近的公告欄,開始貼海報。

李哲讓沈歆一扶著海報,他貼膠帶。

私貼海報,被航院學生會的人發現,有可能會被撕了。

但也不一定,這年頭學校管理並不太嚴格。

一個公告欄上貼一張,剛貼了兩張海報,有一個路過的女生看到后,好奇的走了過來。

女生長得挺漂亮的,1.67左右的身高,長相偏冷艷,一雙大長腿很吸睛。

她盯着海報內容看了一會兒,有點懷疑的問:「玩遊戲就能賺錢?」

「對!」李哲笑着說。

「只要每天玩一個小時,我們這個遊戲,一個就有三百塊錢的補貼,沒有任何其他要求。」

女生點了點頭,不太感興趣的樣子。

「我看海報上說,只要應聘上,就有機會參加宣傳片拍攝,是真的嗎?」

李哲一聽,頓時瞭然,這個女生明顯是沒看上,玩遊戲補貼的那點錢,而是看上了上鏡露臉的機會。

確實也是,補貼那三百塊錢,也就是對家境普通的女生,還有點吸引力。

對於家境好的女生來說,未必把這點錢放在眼裏。

眼前這個女生,一身牌子貨,氣質也很好,顯然家境不錯。

對她來說,看上的只是露臉出名的機會。

「只要通過招聘選拔,就可以參加宣傳片的拍攝,戲份的多少,就要看資質和演技了。」李哲給出了肯定的答覆。

女生聽了,明顯更感興趣了,點了點頭,然後又看了一眼,招聘的時間和地點,就離開了。

李哲和沈歆一兩人在宣傳欄貼完后,又去宿舍門口貼,但只在女生宿舍門口貼,男生宿舍就不貼了,他又不招男生。

期間,又有六七個感興趣的女生諮詢。

李哲發現,大多數女生,還是對參加宣傳片拍攝,上鏡露臉更感興趣。

這讓他心裏不禁一動,或許真可以投點錢,給《彈彈堂》拍一部,廣告短劇。

在07年網劇和微電影,還處於萌芽時期,還是一種很新鮮的事物。

開端就是《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一部電影剪輯短片,在網上引發了熱度,之後就有越來越多,喜歡拍視頻的業餘愛好者,會用dv拍一些搞笑、惡搞的小段子,發到網上去。

之後個別導演系的學生也加入了進去,接廣告、籌錢,開始拍攝一些,只有十幾分鐘時間,十幾二十集的短劇。

而真正讓微電影引發熱潮的,還是10年的《老男孩》。

但即便在10年以後,拍網劇和微電影的公司越來越多了,但網劇和微電影,依然不受重視,處於非主流地位,影視化行業的專業人才和明星們根本不會拍網劇和微電影,覺得有失身份,太掉價了。

直到視頻平台崛起,自製劇開始走向成熟,網劇和微電影,才真正走進主流圈子。

李哲會動心拍網劇,給《彈彈堂》做宣傳。

主要還是現在網劇的拍攝成本極低,只要從學生中招幾個業餘演員,買一部手持dv,再在二三流藝術院校的導演系,隨便找一個學生做導演,就可以開拍了。

這樣拍攝一部,時常十幾分鐘,二十集左右的低成本網劇,五六萬就夠了。

而五六萬對李哲來說,就只是放一場煙花的錢。

李哲越想越覺得這個主意可以。

對他來說,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推廣《彈彈堂》。

只有把遊戲推廣火了,遊戲公司成功了,他才有足夠的資金流,擴大事業,快速發展。

所以,只要有利於,宣傳、推廣《彈彈堂》的事,都要去做。

貼完了海報,李哲和沈歆一兩人離開了航院。

回去的路上,沈歆一用詢問的語氣說:「這個遊戲宣傳、推廣員我可以做嗎?」

李哲笑着看了她一眼,「當然可以,你要願意做,我現在就錄取你,不過300塊錢不多,你真願意做?」

「嗯!」沈歆一笑着點了點頭。

「300塊錢不少了,可以買……」

「不少好吃的了!」李哲笑着和她同時說。

不過沈歆一說的卻是,「兩三件衣服了!」

說完,她有點無奈的笑了笑,「李哲,你別總把我當成吃貨好不好?」

「我也小女生,也想多買點漂亮衣服,化妝品,打扮的漂亮一點。」

李哲愣了一下,點了點頭,「抱歉,我不應該一直用固有的眼光看你。」

見沈歆一的第一面,給他留下的印象太深了,讓他下意識的就以為,她是那種,很乖、很單純,吃貨,想的很簡單、很少的女生。

事實上,她的性格是很溫柔,很好,但卻不想像看外表起來那麼乖,是一個比較有主見,有想法的女生。

這一點,李哲不是完全沒有發現。

只是沈歆一單純、乖巧的外表,讓他下意思的忽略了這一點。

沈歆一想了想,又解釋說:「李哲,沒有怪你的意思,我只是想說,我是挺喜歡吃東西的,但並不只是一個吃貨。」

「好了,你就別解釋了。」李哲笑了。

「你是個有想法的吃貨行了吧!」

沈歆一「……」

「我真不是吃貨!」

回到小南門,李哲看到水果攤上剛好有賣芒果的,就買了一點。

當他把芒果遞給沈歆一的時候,她卻沒有接。

「我不要!」她有點鬧彆扭的說。

「以後我不說你是小吃貨總行了吧!」李哲笑着把芒果塞到了她懷裏。

沈歆一看了李哲一眼,還是伸手接住了芒果。

「這是你說的,那以後就不許再叫了。」她笑着說,語氣裏帶着一點撒嬌的意味。

「不許再叫你什麼?」

沈歆一「……」

「李哲!」

「好了,不逗你了!」李哲正色起來,不再開玩笑。

「我就送你到這了,我們等22號,面試的時候再見了。」

他雖然開後門,把白薇和沈歆一都提前錄取了,但過程還是要走一下的,所以面試那天她倆也都要去。

「嗯,到時候再見!」沈歆一淺笑着輕點了下頭。

看着沈歆一走進了小南門,李哲好笑的搖了搖頭。

她的思想是比外表更成熟一點,但想法還是很幼稚,本質上還是一個小女生。

就像叛逆期的孩子,不喜歡別人說自己幼稚、沒長大。

喜歡成熟的打扮,想以此來證明,自己成熟了,長大了。

不過,想想這才正常,哪個小女生,沒有點自己的想法、喜好,小脾氣。

完全不諳世事的傻白甜,只有偶像劇里才有。

3月8號星期六

早上,李哲醒來后,就看見小喬像八爪魚一樣緊緊摟着他,忍不住輕笑了下。

不知為何,會長這兩天有點纏人。

她很少回宿舍了,除了上課,剩下時間都待在他身邊。

甚至,昨天上午,她還跑到中文班,來陪他上課。

另外,兩人親熱的時候,她也特別主動,好像要把他榨乾一樣。

事實上,小喬並不是那種粘人的女生。

不會電話奪命連環call,也不太喜歡煲電話粥,更很少纏着李哲不放,算是比較獨立。

甚至這個網癮少女,上網入了神,就把男朋友忘在腦後了。

小喬突然變得有點粘人了,李哲在新奇之餘,還真有點享受。

李哲小心翼翼的把小喬搭在他身上的白嫩細滑的胳膊,和美腿拿開,輕輕掀開被子,翻身下床。

她昨天晚上太累,太辛苦了,還是讓她多睡會吧。

他都有點不明白,她這兩天哪來的這麼大勁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