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8 9 月, 2022

周嵩的母親晚育,今年有50多歲了,袁月苓身為自己的同齡人,她的母親怎麼看起來比自己的媽媽還老的模樣?

「媽……阿姨!」周嵩叫道。

「哎,你好!」袁月苓媽媽笑了起來,用不太標準的普通話說:「吃飯了嗎?」

「吃了!」

「要按時吃飯!」

「好的,阿姨新年快樂!」

周嵩滿臉堆著笑,努力分辨著她的口音,認認真真回答著。

「新年快樂!」緊接著,老太嘰里咕嚕地說了一堆什麼,這次周嵩是真的聽不懂了。

「我媽問你,家裡是幹什麼的。」

「噢,噢,我爸爸是……公務員,我媽在黨校教書!」周嵩說。

「……」

「對,家裡就我一個!」

「……」

「對,是同學,一個班的。」

「&*%&%*……*……*……*」

「啥?」

「我媽說,叫你照顧好我。」袁月苓戳了一下周嵩的腰,翻譯道。

……

也不知道是不是突發奇想,袁母提出要和周嵩的父母打個照面,互相拜個年。

周嵩很贊成,袁月苓卻有所疑慮:「太早了吧……哪有這樣的。」

袁月苓還在和母親討價還價時,周嵩已經很積極地把周衛東和宋愛英叫了過來。

袁月苓只得將手機轉向了周衛東他們。

「你好你好,新春快樂!」周衛東臉上掛著得體的微笑,對著袁母作揖。

袁母的臉上閃過一絲慌亂,卻轉瞬即逝。

周衛東的表情也凝固了半秒。

還沒等周圍的人覺察出異常,此二人已經恢復了如常的神色,氣氛熱火朝天地開始互相說著吉祥話。

袁父是一個乾瘦的小老頭,也入鏡和周衛東、宋愛英和周嵩打了招呼,互相說了些場面話。

只是,沒有見到弟弟。

袁月苓在內心冷笑了一聲:還擱這裝呢?

兩家大人互相拜過年後,袁月苓掛斷視頻。

宋愛英回客廳去看春晚了,周衛東卻在書房搓著手,沒有要走的意思。

「小袁啊,」周衛東開口問道:「你媽媽是不是在呼合浩特上過學?

「沒聽說過啊?」袁月苓有些疑惑。

「你媽媽姓萬嗎?」周衛東又問。

「我媽叫陳洪莉,耳東陳,洪水的洪,茉莉花的莉。您跟我媽認識?」

「啊,那就不是,我可能是認錯了,我有個同學,長得跟你媽媽有幾分像,很多年沒有音訊了,剛才我也不好意思直接問,不過應該不是。」

「同學不太可能吧,我媽媽和您差著歲數呢,我們農村人是老的比較早啦……」

周嵩瞥了袁月苓一眼,心想二三十年後,月苓也會變成那模樣嗎?

那可不行,自己一定要好好呵護她才行。

「我沒別的意思,就是問一下,小袁你別往心裡去。」周衛東說完,做出不經意的樣子,錘著自己的背回客廳去了。

——分割線——

周嵩的卧室里,沒有開燈。

周嵩和袁月苓靠在床上,袁月苓手裡抱著個枕頭,盯著電腦桌上的屏幕。

那裡面,在放舞台劇《雷雨》。

「大過年的,看這個幹啥啊,不看春晚打兩個本都行啊。」周嵩說。

「上次怪我不好,亂鬧脾氣,沒陪你看成《雷雨》,這不是想補給你嗎?」少女笑道。

「可是我並不想重新看一次這個……」周嵩嘀咕道。

……

……

……

與此同時,周衛東坐在小區門口對面的便利店門口,拿出手機。

沒有打開通訊錄,而是憑著塵封的記憶,他輸入了一個號碼。

對方秒接。

「周衛東。」對面傳來一個冷冷的聲音。

「是我。」

「果然是你。」

「確實是我。你看起來老了很多……」

「這麼多年了,你還是一樣會說話。」

……

……

……

周嵩陪袁月苓看了上半場《雷雨》,已經打起哈欠來。

視頻源自動跳到了下半場,袁月苓爬到床前面,按了一下空格鍵。

「衣服應該洗好了,我去晾一下。」袁月苓回頭說。

「去吧去吧。」周嵩摸起手機。

袁月苓又喵嗚喵嗚地爬了回來:「你幫我洗內內。」

「嗯嗯嗯~~~」周嵩扭了幾下,表示拒絕。

袁月苓輕輕打了他幾下,周嵩用被子蒙住臉。

少女跳下床,上陽台上晾衣服去了。

見袁月苓離開,周嵩把頭從被子里伸出來,抓過手機,瀏覽著信息。

拜年的微信和簡訊不少,可惜不是手機運營商和銀行發來的,就是群發的。

「兄弟,新年快樂啊~」周嵩總算找到一條不是群發的。

「你也是啊,胖哥。」

「表情表情」

「盼望好點了嗎?你倆怎麼樣了?」

「她出院了,醫院查不出精神方面的疾病。」胖哥回得很快:「她這兩天精神狀態也不錯,我倆剛剛還通了一會電話。」

「那可真是……太好了。」周嵩道。

然後他打開了郁盼望的」

一分鐘后,郁盼望回了個「?」

「聽說你沒事了?出院了?」周嵩連忙回復道。

「出了,有沒有事還很難說。」郁盼望說。

「過兩天有空,我和月苓想來看看你。」

「可。」

想到又可以見到郁盼望,周嵩快樂地在床上打了個滾。

趁著這份好心情,他翻著通訊錄,給老毒物也發了一條祝福簡訊。

前腳剛發出去,後腳就有消息進來。

不是老毒物,是杜鵬飛。

周嵩一愣,連忙伸手去點。

還沒等他看清楚杜鵬飛的消息內容,就聽到一聲少女凄厲的慘呼。

那聲音似遠似近,好像就在隔壁,又好像是從對面樓發出的。

周嵩愣了一下,他有點分不清那是電視里的聲音,還是真實的。

「狗子,救我!」很快,呼救聲音就從心裏面響起來了。

周嵩竄了出去。

「陽台,陽台!」

周嵩衝進書房。

眼前的一幕讓周嵩的大腦一片空白。

袁月苓的整個上半身都懸在窗外,兩隻手死死地抓著三根金屬制的晾衣桿。

她的下半身也懸在半空,本能地、瘋狂地踢著。

袁月苓的頭高腳底,隨時都要墜下去,驚恐的慘叫聲在高樓之間回蕩。

周嵩衝上前去,死死地握住了她的兩條小腿,把她往回拉。

……

……

……

「所以說,」周衛東吸了一口煙:「有些事情,埋在心底,帶進棺材里,除了上帝和你我,再不要讓任何人知道。

「這是一種仁慈,是一種大善。」

「或許你是對的,周衛東。」電話那頭的人沉吟了一會,如此說道。

「正是如此。」周衛東道:「我們已經錯過了一些東西,就不要讓別人也——」

周衛東聽到幾聲凄厲的叫喊,順著聲音的方向,他抬起頭來。

夜色中,他什麼都沒看到。 在海明威和紫珍珠被帶領到這海魔女聖柱后,為首的黃衣海魂師的表情也變得莊嚴肅穆,他一臉神聖的對兩人說道:「歡迎來到海中海,海魔女聖柱。海魔女聖柱乃是海神島七聖柱之一,海神賜予每位聖柱神力,通過聖柱傳播神的旨意,任何一座聖柱都可以對外來魂師進行考核。而你們今天,要在這裏進行試煉考核。」

「我知道了。」海明威輕輕點頭,絲毫不為接下來的考驗有半點擔心。因為擁有雙生武魂的他嚴格上來說也是屬於海魂師一員,並非只是陸地魂師那麼簡單。而對於海魂師,聖柱守護者的考驗一般都是點到即止,絕不會危及性命。至於身後的紫珍珠就更不用提了。

「喲,我這裏也好久沒人來了。想不到這次居然來了個漂亮的藍孩子耶~」那位坐在平台上的美人魚少女滿臉的天真無邪,一雙海藍色的美眸卻直勾勾的盯着海明威,心中不知為何莫名的有些躁動。下半身那巨大的魚尾輕輕在水面上擺動,整個人端坐在平台上呈現出優美的姿態,魚尾尖端還有水滴緩緩滑落……

望着那雙天空湛藍般的美眸的主人,海明威心想,她應該就是原著中出場的海女斗羅海魔女了吧。根據原著記載她擁有讀心的天賦能力,這下麻煩了。面對這種能夠讀心的對手,是最噁心的事情。因為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不想被人知道的秘密,倘若他穿越者的身份暴露那可就麻煩了。

剛剛想到這裏。

海明威就感覺到一股無形的精神力正在悄無聲息向自己探尋而來,頓時下意識的釋放出了見聞色霸氣抵抗。與那來襲的無形精神力碰撞在一起!

轟!

海明威只覺得大腦中一聲轟鳴!

就彷彿火焰遇到了汽油,受到那股精神力的刺激,他只覺得思維前所未有的清晰活躍!

下一刻。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