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8 9 月, 2022

「不是……」

「為何如此羞於啟齒。」周慕航並不給她任何逃避的機會。

溫菱沉默不語。

周慕航難免苦

《世子爺的白月光太彪了》第54章狠心拒絕他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王寧卻沒有就此停手,從腰間抽出了一柄狗刀刺進傷口裡。

鑊屍吃痛地叫了一聲,伸出一隻手想要抓住王寧。

王寧倒轉隕鐵劍,隨後一擊肘擊砸在了鑊屍的腿彎直接讓其跪了下來。

緊接著一腳踩在狗刀上,隨後縱身躍起,雙手握著隕鐵劍倒轉直接刺入了鑊屍的肩膀。

鑊屍將長戟扔在地上,隨後用手向著王寧拍去。

王寧雙腿向著隕鐵劍蹬去,身體借力向著後面翻了出去,躲過了鑊屍伸過來的左手。

整把隕鐵劍直接沒入鑊屍體內,將其洞穿。

鑊屍的右臂無力地垂落了下來,它想要伸出手將隕鐵劍拔出來,可當它的手一碰到隕鐵劍便直接會被燙傷。

王寧掏出了一把手槍,從袖子里甩出一個彈夾裝入槍內,將保險打開了以後向著鑊屍扣動了扳機。

子彈剛飛出一段距離,還沒到達鑊屍面前便停了下來。

那子彈在鑊屍面前不斷地震動,發出了嗡嗡的響聲。

鑊屍體內冒出了墨綠色的陰氣,這種濃郁的程度已經超過了陰煞。

鑊屍身形一閃,速度暴增直接將王寧一拳打飛出去。

我伸出右手微微握了握,現在的右手勉強恢復了一點行動能力。

我拿出伸手摸到背包里的三清鈴,將其拿了出來。

鑊屍頭部的金絲不斷延展包裹在它的拳頭上,幾個細刺附著在前段。

王寧掙扎爬起來,連開數槍,但子彈全都被鑊屍的陰氣吸附在了半空中。

我從懷裡摸出了一塊圓形的玉片,隨後向著鑊屍甩了出去,手中的三清鈴不斷晃動,念出了一段讓我有點懷念的咒詞。

「太上神威賜妙法,道家何陽恭祖師。」

「六丁六甲化三清,一語質控邪祟身。」

「邪祟恐言遭此劫,聽命屈身於何陽。」

「真身冤孽聽道令,敢有不為滅身形。」

「吾奉祖師爺急急如律令,去。」

那枚玉片伴隨著地鳴聲的響起直接炸裂開來,一個賣相極其嚇人穿著紅色連衣裙的女人出現在了鑊屍身後直接張開嘴咬了下去。

這個女人正是在張天成家裡收服的真身孽,但之前我一直沒機會將她超度,今天正好派上用場。

由於真身出現的太突然,鑊屍根本沒反應過來,背後直接被真身撕下了一塊帶著血液的肉塊。

鑊屍發出一聲吼叫,隨後左手掐住了真身孽的脖子直接將其捏的粉碎。

隨後幾枚子彈被陰氣包裹著向著一個角落射出,真身孽的慘叫聲回蕩在室內。

顯然這真身孽已經被鑊屍弄死了。

鑊屍用陰煞裹著子彈向著我甩了過來,聽聲音,這子彈飛行的速度已經可以匹敵手槍的射速。

我顫抖著手抓住我的右腿想要努力挪動身體,可沒有半點作用。

何子夜身上的紅色霧氣冒出身形不斷拔高,直接化作了陽覱擋在了我的面前。

渾身遍體黑色,身高卻只有六尺不到,身上胸口有著一隻不斷眨動的大眼,粗壯的手臂上覆蓋著鱗片,長長的黑髮遮住了臉龐。

何子夜一揮手半空中飛行的子彈直接變成了一堆廢鐵被扔在了一旁。

一股強大的威壓以何子夜為中心不斷地向著四周擴散,石柱上的鐵鏈被吹得嘩嘩作響,鑊屍也被這股威壓逼得倒退了幾步。

一團霧氣在何子夜手上不斷翻動,最後凝結成了一把長刀。

何子夜僅僅是向前走了一步,身形卻是直接消失了。

鑊屍不斷地四處觀望,想要尋找何子夜的身影。

一把紅色的大刀憑空出現,直接一刀劃出將鑊屍攔腰斬斷。

鑊屍上半身努力地蠕動,一股綠色的陰煞從下半身飛來想要與上半身融合在一起。

何子夜左手中凝結出一團火焰向著鑊屍拋去

火焰剛接觸到鑊屍便劇烈地燃燒了起來,鑊屍不斷發出滋滋的聲音,顯然已經快要被烤熟了。

火焰只燃燒了幾十秒便熄滅了,但鑊屍已經被燒成了焦炭,一股劇烈的惡臭在這個石室內蔓延開來。

何子夜將手中的長刀捏碎,身體開始急劇縮小恢復了正常的人形,隨後身體一個趔趄跌倒了在地上。

藥效已經散去了不少,我勉強搖搖晃晃站了起來扶著牆壁向著何子夜走去。

每走一步我的身體都會晃一下,像個是步履蹣跚的老人一樣跌跌撞撞地走著。

走到何子夜身前的時候,我再也堅持不住了,直接跪倒了下來。

何子夜的身體已經開始了潰散,她的腿已經崩解成了一片又一片的光片。

看到這一幕,我毫不猶豫地將青陽劍刺入脈門,流出的血液不斷滴在何子夜身上。

血液剛接觸到何子夜的身體,便直接被一團紅色的霧氣吞噬。

那紅色的霧氣吞噬了一團血液以後,有些不滿足,直接從中間裂開了一個大口將流出的血液全部吸收了進去,甚至還將我的血液不斷地從脈門中抽出。

吞噬了血液以後,何子夜身體的崩潰逐漸延緩了下來。

「還不夠。」

我用青陽劍直接將手掌刺穿釘在了地面上,強忍著劇痛念出了我一次碰到何子夜時使用的法術。

「天蒼地芒,天地玄黃,煞化陽煞,開。」

我沒有念出最後一句,只使得我體內的陽氣順著血液抽了出來,卻沒有附著在青陽劍上。

一陣劇烈的眩暈感涌了上來,我用左手撐住地面,不然自己倒下。

我知道一旦我倒下了,這個法術失效,何子夜很可能會死。

煞化陽煞這個法術就是抽取自己體內的陽氣來提升煞器的威力,除非解除法術或者施法者死亡,不然陽氣就會被源源不斷地抽出。

不知道過了多久,又一陣強烈的眩暈感襲來,我手臂一軟差點一頭撞在了地面上。

這個時候王寧突然出現在了我的面前,他伸出手將青陽劍抽了出來,隨後一腳將我踢飛。

我落地后撿起一塊石頭指著王寧吼道「你他媽幹什麼?」

王寧將青陽劍上的血擦了擦隨後對我這不冷不熱地說道:「再這樣下去你會死的。」

「老子要你管?」

我拼了命地向著王寧沖了過去,但腳步卻像是喝醉了酒一樣歪七八扭的。

王寧直接一拳將我打倒在地揪著我的領子說道:「冷靜點,她沒事了。」 祝融睜大眼睛耐心地看著王文濤,然後專心致志地聽著故事。

這傢伙的話他是一個字都沒有聽進去。

這一定是假的!

祝融現在就想知道這個傢伙到底想要幹什麼!

「於是我們就將它給帶了回去!」

「不過後來這件事不知道為什麼被保護傘公司和大江集團知道了!他們非說我們找到的是什麼古生物。」

「之後更是以各種理由對我們進行了施壓!」

「最後他們偷走了這隻老虎標本的老虎皮!」

「奇怪的是十年後,他們更是憑藉這張老虎皮真的研究出了一些東西。」

「從那之後我也開始了對這具老虎標本的研究!」

「經過我們長期的研究之後發現,這具老虎標本可以容納人類的記憶!」

聽到這裡,祝融也有點狐疑了。

「難道本王現在就是這種情況?」

王文濤很快就給了他一個肯定的眼神。

「你想得沒錯!」

「事情就是這樣!所以才說你能夠重生是我安排的!」

對於王文濤的解釋祝融當然是不信的。

老頭的話那真是漏洞百出!

不過這老傢伙的確是個說謊高手。

他的話必然是三分真七分假!

就看他接下來有什麼目的了。

見到祝融沉默以對,王文濤繼續說道,「不過這件事大江集團和保護傘公司並不知道!」

「不過他們為了獲得更好的研究一直沒有放棄對老虎標本的尋找,所以現在的你很危險!」

「若是讓他們發現你,那你必死無疑!」

說到這裡他越說越激動。

「原來是看中了本王的身體!」

祝融瞬間明白了王文濤的真實意圖。

就在這時,祝融的內心突然出現了一種極為強烈的渴望。

他的雙眼緊緊地盯著王文濤的雙眼。

這一刻,他突然覺得眼前這人的雙眼是自己的!

祝融的雙眼瞬間變得血紅。

王文濤也被突如其來的一幕給嚇了一跳。

他慌亂地想要逃跑。

但是就在這時他的雙眼如同被詛咒了一般直接開始融化。

下一刻,兩隻金屬小蜜蜂便飛了出來。

緊接著,小蜜蜂迅速地化成了兩顆眼球融入了祝融的身體裡面。

【叮,恭喜宿主完善系統成功!】

突如其來的系統提示讓祝融一愣,接著他就注意到系統當中多了一個【視野】和【模擬訓練】的選項。

祝融迅速地點擊了一下【視野】,接著他睜開了雙眼看向了早已倒地不起的王文濤。

【姓名:王文濤。

種族:人類

年齡:55歲零一個月

體重:100斤

力量:6

速度:4

耐力:4

感知力:0

狀態:死亡!】

「居然能看到其他物種的屬性列表了!」

祝融頓時有些欣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