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8 9 月, 2022

那一頭,藉助爆彈的加成,喬喬孤身一貓,再次將轟龍狼藉的頭部打出了數個血坑,氣喘吁吁地落在一側的雪地上。

正當所有人都以為一切即將落幕之時,轟龍的眼底突然閃過一絲怨毒且得意的神情。

隨後,沒有再去管已經來到身後的古塔,轟龍咆哮一聲,一爪子轟向了躲在波波群中的那頭白色小不點。

以這頭轟龍的智商,當然看得懂這些獵人對那頭白色幼獸的維護之意。

反正自己大概也沒法活著離開了,那麼在臨死前,乾脆帶這傢伙一起上路好了!

尖銳的爪子,如同鋒銳的長刀,直接壓在小不點腦袋上的甲殼上,將其頭殼打出了一條巨大的裂縫,順帶著小小的身體都被朝後飛速推動。

隨後,在恐怖的巨力作用下,小不點的腦袋濺出大量血花,如同破爛的布娃娃一般,重重砸在不遠處的岩壁上,再也不動彈。

微微一愣后,古塔瞬間暴怒。

雖然和那頭幼獸不熟悉,但既然喬喬說這是他的朋友,那對方也就是整個蒼藍星小隊的朋友。

敢動他們朋友的傢伙,都得死!

下一秒,伴隨著驚駭的雷霆聲炸起,古塔如同魔神般的漆黑身影自半空砸落。

漆黑的【花火】重鎚,沒有一絲憐憫,帶著響徹天際的雷鳴,筆直正中轟龍的腦袋。

【無慈悲·破碎須彌】

沒有一絲抵抗的餘地,轟龍的腦袋如同西瓜般,整個爆開。

與此同時,雌性轟龍也在妮婭和薇薇的火力壓制下,被滅盡找准機會,一記【狂怒·斷頭台】直接梟首。

「呼~」深吸了口氣,古塔有些疲憊地走到正使勁往小不點嘴裡灌著恢復葯的喬喬,低聲問道:「它不要緊吧??

「還好,它腦袋上的甲殼還算堅硬,救了它一命。」

喬喬有些后怕地看著因為衝擊力,至今還沒醒轉的小不點。

但凡轟龍的爪子再深入一點,這孩子怕是就沒命了。

古塔剛想安慰著說些什麼,突然,一陣如同地震般的駭人聲響,突然從遠處的風雪中傳來。

有什麼龐然大物,正朝著這裡趕來速度很快!

沒等古塔完全站起,百米外的某處積雪山丘被瞬間撞碎。

一頭如同猛獁象一般,但要遠遠大上數十倍的恐怖巨獸,如同移動的堡壘一般,怒氣勃勃地朝著古塔他們衝來。

「!!!」

低頭看了一眼,小不點頭頂上的蒼白色甲殼。

又看了一眼,遠處奔襲而來的巨大怪物,頭上那灰白色的、彷彿如出一轍的頭殼,古塔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這頭怪物要將幼崽藏在波波群中,但是兩者之間的親緣關係,應該是毋庸置疑的了。

「那什麼,你的孩子剛才被轟龍攻擊了我們在救」

話剛說到一半,古塔突然感覺哪裡有些不對勁。

眼角的餘光掃過兩頭轟龍的屍體,又看了眼被他們圍在中間,昏迷著的小不點。

貌似可能大概

他們反倒更像是要傷害對方幼崽的人啊。

「每次遇到轟龍,總沒有好事」

古塔咬著牙,抬頭望向已經快衝到面前的那頭,猶如小山一般的巨型怪物,臉色唰的一下就白了。

「大哥不,大姐」

「誤會,都踏馬的是誤會啊!」 蘇尚也不是傻子,,腦子自然也是會轉的。

唐國慶將下巴放在她的頭頂輕聲安慰:「我們自己養大的孩子你還能不了解嗎?就別胡思亂想了,你看看我們倆的長相,長相這種東西也不能騙人,她要不是咱們的孩子,怎麼可能這麼像我?」

蘇尚想想也是,別的東西會騙人,但長相這東西卻不會,這孩子從小生出來的時候就長得像她爸,沒道理不是他們家的種。

第二天唐妺去醫院的時候,發現謝忱和湯思兩人都在。

她看了兩人一眼,「叔叔阿姨怎麼來了?」

「知道你父親在醫院,我們就過來了。」

唐妺點點頭,想來是謝清韻告訴他們的。

「如今你爸的腿能全好,你功不可沒。有這麼好的一個女兒,唐老弟也是好福氣。」

謝忱看著唐妺的目光滿是讚賞,有這麼優秀的一個女兒,可不就是福氣么,若不是他也有個清韻,此刻此刻指不定都要嫉妒死。

唐國慶贊同的點點頭,「確實如此,不過謝哥的福氣也不淺。」謝清韻那丫頭他也沒少接觸,乖巧懂事,一點也沒有大家小姐的架子,和她相處也讓人覺得很舒服。

「哎,比不得你,女兒優秀還孝順,人也長得漂亮,我家清韻也是被壓了一頭呢。」謝忱說的謙虛,卻也實事求是。

「謝哥也別妄自菲薄,我看你們家清韻就好得很,乖巧又懂禮貌,也是學校里的佼佼者,我看這京城哪一個拎出來都不能跟她比。」

唐妺在一旁聽得嘴角直抽抽,這兩人此刻互捧地這麼厲害,也不知道以後知道了真相會不會尷尬地找個地縫鑽鑽。

蘇尚和湯思兩人在旁邊也看不下去了,「好了,都知道你們有女兒,都優秀孝順,就別這麼一來一回的互捧了,聽得我都尷尬了。」

兩人這才訕訕地摸摸鼻子停止互吹。

兩人又在這裡帶了一會兒,等唐國慶喝完唐妺帶來的雞湯后,這才離開。

出來的時候正好看到在外面的宋初,謝忱挑眉,「昨天聽說你小子醒了,沒想到是真的。」

宋初沖他禮貌地打了聲招呼:「忱叔,思姨。」

想著這傢伙居然看不上他女兒,謝忱面上就沒好臉色,沖他不滿地哼了一聲,「聽說你在追小妺?」

若說在以前,他或許會回應,但卻也只是如尋常人那樣隨口一說,不過現在嘛,他態度倒是端正了很多。

他沖謝忱一點頭,「是的,她是我想要與之一起度過一輩子的人。」

看他這彷彿女婿向老丈人報備一般的回答,謝忱愣了一下,而後冷哼一聲,「小妺確實是個難得的好姑娘,談戀愛的事情不著急是好的,畢竟這世界上能和她相配的人也不是只有一個!」

宋初:……

他這是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怎麼對方對他似乎很有怨念的樣子?

湯思沒好氣地擰了一把謝忱的腰間肉,暗暗瞪了他一眼,而後訕笑著對宋初道:「別理他,他最近有點更年期。」

謝忱:……

「我什麼時候……」

話沒說完就被湯思拽著往前走,「你要繼續說一個字,我就讓你提前更年期!」

等他們離開以後,宋初才走進病房。

唐國慶昨晚已經輸過血,經過一夜的恢復,整個人的臉色都紅潤了不少。

唐妺坐在旁邊的小矮凳上削蘋果,她本來人就高挑,此刻那麼坐著倒是憋屈了幾分,卻也讓她看起來多了幾分童真。

「電話打完了?」唐妺頭也不抬地問。

方才剛到醫院,宋初的電話便響了起來,後來唐妺先到了病房,他則在外面接電話。

宋初應了一聲,他反問唐妺:「這段時間你身邊有出現什麼人嗎?」

唐妺削蘋果的動作一頓,她抬頭看了宋初一眼,而後三兩下將蘋果削好遞給唐國慶,而後便跟著宋初走了出去。

「發生了什麼事?」

「有人在調查你,背後的人很神秘,我懷疑是那裡的人。」

唐妺瞭然,「看來是有人發現我和之前不一樣了,不過我身邊圍繞的都是熟人,並沒有見過什麼陌生人。」

宋初危險地眯起了眸子,「這麼看來,應該和你周圍的人有關,不了解你的以前,還和那邊有聯繫。」

「不太容易找,畢竟那一個大學的學生都符合第一個條件,誰知道是他們中的誰呢?」

「這個不急,既然她通知了那邊的人,必然會有露出馬腳的一天。只是這段時間你這邊怕是會不安全。」

唐妺默然,確實如此,她倒是沒事,但唐國慶兩人卻不能不小心。

「他們這裡你不用擔心,我已經派人將整個小區和別墅都看了起來。當然,你要是實在不放心,我就將叔叔阿姨接到宋家,老宅那邊的安保很嚴密,你能絕對放心。」

唐妺:「……那還是算了。」去別人家住算怎麼一個回事。

「聽說你下個禮拜要去M洲?」他突然問。

「去馬斯大學。」馬斯大學就在M洲,她們要提前一個禮拜到那裡。

「M洲有那邊也有那個組織的據點,這次過去恐怕會不太平。」宋初也記起了以前的事情。

唐妺聞言勾唇一笑,「那正好,這次過去不會無聊。」

宋初也玩味地笑了起來,「這次去玩,妺寶帶不帶我一個?沒什麼大本事,不過倒是可以給你做個嚮導。」

唐妺朝他抬了抬下巴,「朕准了!」

「謝陛下!」宋初也學著當初那些人行了個臣禮。

兩人也沒在醫院多待,不過正要走的時候,病房門口卻來了幾位不速之客。

「聽說你腿治好了,我過來看看,唐大哥看起來精神很好,想來治腿很成功吧。」柳茹扭著水蛇腰走了進來,跟在她旁邊的還有謝蘭玉和段括兩人。

她的到來令原本還愉悅溫馨的病房氣氛瞬間冷凝了下來。

唐國慶夫婦只知道自己和對方沒什麼交情,不至於讓對方專門跑來探望。

唐妺則審視地看了柳茹兩眼,心裡暗自思量她的來意。

她在打量柳茹,另外兩人則在打量她。

從知道唐妺的「真實」身份以後,謝蘭玉便幾乎沒有睡過一個好覺,即便她媽說了會有人對付她,她依舊心有不安。

這種不安全部都來自於唐妺這個人。

若是換一個其他人,她也不會這麼不安,但唐妺這個人給她的感覺實在是太深不可測了,彷彿每一次見到她,對方都彷彿比之前的實力更上層。

同時同是謝家的千金,從小她就知道如何打壓謝清韻,讓自己成為外人口中「唯一」的謝家女兒。

事實也正是如此,若是不刻意提起,外人只會知道謝家有謝蘭玉,卻不知道還有一個謝清韻。

即便對方也同樣優秀,但在外面卻依舊寂寂無名。

但到了唐妺這裡,她卻沒有把握了,她已經有些怵這個女人了。

她用餘光瞥了一眼正注視著唐妺的段括,心裡泛著洶湧的酸意與憤怒。

她到底哪裡比不上這個女人!

那邊蘇尚面上掛著疏離禮貌的笑,「謝二夫人,沒想到您會過來,病房有些亂,您多海涵。國慶他腿恢復的很好,勞煩您掛心了。」

一個「您」字將人抬得很高,禮貌也做的很足很到位,但無論誰都能看得出兩人之間的親疏。

柳茹面上不動聲色,目光卻一直在唐國慶的腿上打量著,嘴裡道:「這樣就好,之前看唐大哥一表人才卻要屈居在輪椅上,便是我也替他感到不值呢,竟是沒想到還能有好的一天。」

這話乍聽沒什麼不對勁,細聽卻讓人不喜。

蘇尚收斂了笑容,問:「不知道謝二夫人過來這裡是有什麼事嗎?」

之前的一聲「謝二夫人」就讓柳茹心裡不快,此刻聽到對方又提了一嘴,她心裡都要懷疑對方是不是故意的。

嘴角的笑意淡了下來,但笑容卻濃郁了起來,帶著些套近乎的刻意。

「說來也巧,最近我大哥的全息電影就要上映,我幾個閨蜜都是全息投影的影迷,她們一直想見見這項技術的研究員,得知你們是小妺的父母,就想著和你們見一見,我這次來就是想跟你們說一下這件事情的,順便看一看唐大哥的腿,現在腿也沒事了,到時候也方便的多。」

唐國慶和蘇尚對視一眼,所以人家這不是來探病,而是來下命令的了。

蘇尚淡笑著拒絕,「還是不了吧,孩子研究的那些東西我們也不懂,又是初來乍到誰也不認識,就不去湊這個熱鬧了。」

柳茹嬌笑著勸說:「嫂子這話就不對了,正因為你們是初來乍到的,才更應該努力的融入京城這個圈子,以後孩子要在京城定居,你們肯定也不能自己回去不是?趁著現在剛到京城,多和那些婦人們聯絡聯絡感情,對你們,對孩子都好。而且那幾個夫人家裡也有研究院和上面的關係,和他們打好關係,很多地方都是有好處的。」

蘇尚和唐國慶面面相覷,一時間不知道她這是好意還是惡意了。

旁邊的唐妺則突然插了一句話:「爸媽,有我在,你們不需要討好任何人!」

笑話,她的父母還需要主動去和別人討好關係?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