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8 9 月, 2022

「仙長你這是……」羅雲說道,「此鳥兇惡,咱們再等等。」

這頭鳥起碼有轉世虛丹的修為。

根本不是他們現在這個境界能夠反抗。

「無妨。我有辦法。」

話音剛落,陸謙身影進入城內。

唳!

九尾凶鳥此時還在與黑象過招,一顆頭顱吐出的漆黑鉤鎖堅如法寶,使得黑象絲毫使不出力。

「你來對付其他凶獸,越短時間殺得越多越好。」陸謙暗中給黑象傳音。

黑象微不可查點點頭,裝作不小心被九尾凶鳥的鬼車擊中,落入地面。

眼下,空中只剩下陸謙與九尾凶鳥對峙。

凶鳥眼中閃過一絲惡毒之色。

轟隆隆……

一輛通體幽綠,燃燒著血紅鬼火的馬車沖向陸謙。

鬼車是九尾凶鳥的另一種神通,與鉤星之鎖並列為兩大神通法寶。

兩種法寶襲來那一刻。

陸謙吐出一道白光。

白光內部是劍匣。

劍匣蓋子打開,漫天劍氣如雨。

鐺!

一連串金鐵交擊的聲音響起,總算擋住九尾凶鳥的進攻。

眾目睽睽之下,陸謙獨斗九尾凶鳥。

與遮天蔽日的巨鳥相比,顯得跟螞蟻一般渺小。

但散發出來的氣勢不亞於這隻凶鳥。

「虛丹!仙長居然進入虛丹之境了。」羅雲內心震驚道。

稷下城下方血流成河。

人、妖、凶獸血液浸透街道,鮮血沒過小腿的位置。

嘩!

千鈞一髮之際,躲過九尾凶鳥的勾星之鎖以及血煞毒煙。

陸謙眼中閃過得逞的笑意:「秋官,起!」

轟!

血氣衝天,陰風陣陣。

外界,眾人眼中血紅色的雲氣籠罩整座城。

無論怎麼攻擊都破不開。

稷下城內部。

此地變成了血色世界。

下方的血液不斷旋轉,形成旋渦。

一股強大的壓力襲來,似乎將人拉入旋渦當中。

陸謙身邊出現兩個人,邀月和秋官。

「啟稟大人,計劃圓滿成功。」秋官笑道。

這才是陸謙的真實目的,以大比為借口招來修士,藉助凶獸之手屠殺,以完成轉生大陣所需的材料。

……

(求月票,下午六點還有,mua) 斗羅殿天使神像下,一顆金色的小太陽在閃爍著。一會光芒收斂,出現一人,齊耳的黑髮,身形勻稱,四尺的身高,額前流海齊眉,雙眸仿若星辰,嘴角含笑站了起來。正是在斗羅殿修行的李耀。

李耀對上方的千道流說道「老師,我已經三十級了,可以去附加魂環了。」

在斗羅殿中,李耀刻苦修行一年,要麼是在冥想增加魂力,要麼是在殿前和那位魂斗羅的衛者老人對練,磨練戰鬥技巧,熟悉魂技。終於在今日達成了魂力三十級,今年已經八歲的他,來武魂殿已經兩年了。兩年未回家,不知爺爺如何了。還有馬紅俊當初說的要去史萊克看他的,沒想到拖了這麼久。

李耀心裏想到「快了,馬上就可以見到他們了。」

千道流看着修行結束的李耀,這一年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見證了這個少年的成長,一年五級的魂力提升,已經是很快了,等他覺醒血脈,或許會更快吧。現在的年輕人啊,真是越來越厲害了。

「好!既然如此,那就去附加魂環吧,只是這一次你可能會進行血脈覺醒,所以不好帶你去野外。你的第三魂技老師覺得可以是防禦類的魂技,因此早就為你找到了適合的魂獸,你隨我來吧。」

千道流帶着李耀向斗羅殿地下而去,盤旋而下的階梯,「——踏——踏」,李耀走到一半就感覺到了一股熱浪撲面而來,越往下越熱,不得已開啟武魂抵抗熱浪。等走到地下時,才發現原來地下是一條熔岩河,怪不得會越走越熱,若非自己開起武魂,怕是都走不到一半,就不得寸進了。

千道流走在前面說道「你前兩個魂環都是極限年限的魂環,因此老師這次為你挑選的魂獸,是只一千七百年的炎甲獸。這種魂獸是極其稀有的,因為他只生長在熔岩中,普通魂師很難對其進行獵殺,老師也是讓人花費了一年多的時間才找到這隻適合年份的炎甲獸,不得不說你很幸運。為了這隻炎甲獸,老師和炎甲獸王大戰三天才搶到。」

李耀聽到千道流的話還是很感動的,千道流在退休成為供奉之後就很少外出了,唯一的一次大概就是去威逼昊天宗了,這次為了自己的魂環親自出手,也是破例了。

「多謝老師操勞,弟子無能,害老師奔波。」

千道流說道「也沒什麼,只是這炎甲獸王生活在岩漿之中,普通的斗羅不好下手,才會由我去,就當散散心了。」

李耀聽到抓這隻魂獸竟然這麼麻煩,為何還要去抓呢,換一種魂獸不就行了,莫非這魂獸有什麼不同尋常嗎。

問道「老師這炎甲獸為何如此讓你看重?」

千道流解釋道「炎甲獸,是一種非常古老的魂獸種類,可以在身體外形成一件炎之鎧甲護體,在鎧甲未破之前沒有任何攻擊可以對本體造成傷害,可以稱之為不敗之鎧。」

二人來到炎甲獸之前,李耀看到幾條粗大的金色能量鎖鏈捆綁着一個類人型魂獸的四肢和腦袋,將它固定在地面上。這魂獸內部是火紅色的岩漿,卻有着明顯的四肢和腦袋,但面容模糊,體表有一層鎧甲保護,將它整個包裹其中。這玩意看着有點像是炎魔啊,李耀記得武魂殿黃金一代中,那個打醬油的焱的火焰領主武魂,就和這種炎甲獸差不多。

「來!小耀攻擊它試試」千道流說道

李耀開啟武魂,火羽颼颼的飆向炎甲獸,那炎甲獸看都不看李耀,亦無視了李耀的火羽。火羽擊打到它的鎧甲上「叮——叮」聲接連響起,但沒有讓它受到一點傷害。

「這殼子,這麼強的嗎?」雖然他沒有使用極晝之光全力出手,但這第一魂技好歹也是魂技啊,這炎甲獸直接硬抗,防禦能力的確是強的過分。

這時千道流抬手一把金色的能量巨劍出現,一劍劃過。

「——吼——」

炎甲獸身上的火紅色鎧甲,閃動,「啪」的一聲,猶如鏡子般碎開,碎塊掉落一地,化作能量,飄散。

「去吧,殺掉它」千道流說道

李耀再次釋放第一魂技,火羽穿過炎甲獸的身體,很快岩漿般的身體冷卻成石塊,一道紫色的光圈飄起。李耀按部就班的用精神力接觸魂環,讓它套在武魂上。如同前幾次那般,一股能量衝擊著李耀的精神,卻被體內的金炎灼燒,變得越來越溫順。吸收掉這些溫順的力量,一道意識傳來「炎之鎧甲」,這是他第三魂技的名字。

千道流看着順利吸收完魂環的李耀,等他覺醒血脈,可等了半天毫無動靜。李耀和金髮帥哥千道流互相看看彼此,都有些尷尬。

李耀開口道「老師,說好的血脈覺醒呢,我怎麼一點感覺都沒有啊?」

千道流也不知道這是個什麼情況,說道「或許這神級武魂也是有差別的吧,老師只是依照小雪會覺醒天使血脈來推測你會覺醒血脈,但具體是什麼,便不得而知了。既然現在沒有什麼反應,我們便上去吧。不用沮喪,該來的總會來的。」

「那行吧」李耀失望出聲。

兩人原路返回到斗羅殿中,那六位供奉中最為好動的降魔斗羅說道「李耀,快讓我們看看這炎甲獸賦予了你怎樣的魂技,你可知道為了你這魂獸,我斗羅殿耗費了多少人力尋找。」

李耀躬身對眾人一禮,說道「眾位供奉厚愛,小子惶恐,不知殿中人手是否有傷亡,李耀自噹噹面感謝。」

金鱷接道「斗羅殿下轄的都是魂帝級以上的魂師,傷到不至於,只不過花了很多時間罷了,畢竟這炎甲獸在岩漿中很難發現。這些事我們會處理,把你的第三魂技釋放出來讓我們看看,這讓大供奉都推崇的魂獸,可以賦予你什麼魂技」

「是」

「金烏附體,第三魂級——炎之鎧甲」只見李耀金烏武魂第三圈的紫色魂環一閃,一件完全貼合李耀身體的紅色鎧甲出現,看起來似是某種紅色玉石打造而成,閃閃發亮,關節處由金色的火焰能量鏈接,手臂上的臂鎧上有幾道突刺,胸前的鎧甲表面印着一隻展翅的金烏,腳上一雙戰靴覆蓋,有幾道神秘的金色紋路,走動間會留下帶火的腳印,這鎧甲看上去高貴華麗,只是缺了頭甲,看上去美中不足。

此時降魔斗羅顯出武魂盤龍棍,一擊敲在鎧甲上,這鎧甲瞬間如鏡面般碎開,但被保護的李耀卻安然無恙。

「這鎧甲看着真是不錯啊,能有如此防禦力,可以擋下我的隨手一擊而不受傷害,不枉費我等耗費大力尋找那炎甲獸。」降魔說道

「的確,這看着都不像是千年魂技,說是萬年也不為過吧。」金鱷接道 陸懷深揪著盛夏的手腕不願意鬆開,整個人往盛夏那裏靠近了一點。兩個人的距離越拉越大,讓盛夏有些不自然。

她擰眉看着陸懷深問道:「陸總,你到底想幹什麼?我現在可是有夫之婦,你要是繼續這樣的話,我要報警了。」

陸懷深盯着她的眼睛,諱莫如深的瞳仁中出現了她的倒影。他動了動唇角,用漫不經心的語調說:「夏夏,還記得三年前,我們剛在一起的時候么?」

盛夏不明白陸懷深為什麼會突然提起這些事情,她側過臉去不再看他,也不再回答他。

陸懷深輕笑了幾聲道:「夏夏,為什麼對我們之前的事情你的抗拒會表現得這麼明顯?你要清楚,我們的那些已經過去了,那只是一段已經過去了的初戀而已。你選擇不答應我,是因為你還放在心上對么?」

盛夏不想回答他,她覺得陸懷深這就是在她的傷口上撒鹽,恨不得要將她給吞噬殆盡,這一點讓盛夏很不喜歡。

「夏夏,你到現在都還耿耿於懷,是因為你對我愛而不得么?」陸懷深靠近盛夏,摩挲着她的臉頰,盯着她問道:「如果這時候你來追求我的話,我或許會考慮放棄溫言。這些,也是有可能的。」

兩個人的距離很近,近到只要盛夏一抬頭,她就能感受到陸懷深的呼吸噴在了她的臉上。她能聞到他身上那股很淡雅的味道,一如當年。

這股味道不斷的侵蝕著盛夏的神經,無孔不入,好像是在提醒她要努力回想起當年的事情。

但當年的事情現在對於盛夏而言,那就是恥辱,是不折不扣的恥辱。是她不願意提起的恥辱!

她死死掐著自己的手心,努力不讓自己落入陸懷深的陷阱中。她冷淡的說道:「陸總,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何必開這種沒有任何意義的玩笑。我現在是和你合作了不錯,但是這也不代表你就可以這麼肆意的羞辱我。」

「陸總說這種話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會被溫言聽見?會有什麼樣的後果?」

陸懷深眼中帶着笑意,他將盛夏圈在了自己的懷中,死死地抵在了牆上。很快,盛夏就被囚禁在他的胸口和牆壁之間,一時間無法掙脫。

陸懷深低頭看着她,聞到她髮絲間的清香,淡淡的說道:「不會影響我們的。」

盛夏冷嘲熱諷的笑了起來,她覺得陸懷深對自己過於自信,嘲諷道:「陸總未免對自己太自信了些,你怎麼清楚這種玩笑不會影響到她?任何一個女人都不會允許自己的未婚夫心裏還有其他女人的存在,這個道理,想必陸總也清楚吧!」

「那你呢?」

「什麼?」盛夏沒反應過來。

陸懷深笑了笑道:「你說,任何一個女人都不會允許自己的丈夫心裏還有其他女人的存在,那你和言景祗呢?你明清楚言景祗身邊的女人數不勝數,那你為什麼還要和他繼續這段婚姻呢?」

。。 看清楚眼前之人是一個幼童,徐北辰收回了視線。

沒有因為對方是幼童而有絲毫怠慢,言語中也很是客氣。就像是與同齡人說話一樣!

「這位小兄弟,在下聽聞你們天鳥閣有螳螂獸出租?不知可屬實?」

徐北辰直奔主題,開門見山。

卻不料下一幕發生的事,出乎了他的意料。只聽那幼童稚嫩的有些尖銳的聲音響起!

「誰是你小兄弟,你跟以前的人一樣討厭。我們這裡沒有螳螂獸你走吧!」

說著幼童便要伸手關門,毫不客氣的攆人。

徐北辰不解幼童為何如此大的反應,也不知自己哪句話說錯了。

但他知道,要是真的被拒之門外,恐怕他今晚在子時之前,就回不到萬福客棧了。

那到時候,萬一劉離離他們回來沒見到自己,誰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事。

他們會不會誤以為是無道子做了手腳,與其產生衝突。

這也是為什麼,他如此急切想在子時之前回到萬福客棧的原因。不僅僅是與劉離離他們重新聚在一起!更重要的便是因為此。

倘若劉離離他們沒有見到自己,與無道子產生衝突。他可不認為無道子有耐心解釋什麼!那到時候會發生什麼,實在是不可預料。

所以,他如此堅定要在無道子所說的子時前回到客棧。

要是沒有此種原因,他大可以在此地隨便找個客棧過一夜。然後等第二日再回去也不遲!但事已至此,他只能以最短的時間回去。

心中思緒翻飛,也不過是幾個呼吸之間。就在幼童快要將門閉合上的時候,徐北辰突然伸手阻擋了關門之勢。

與此同時,他又伸出右腳卡在了門縫之間。如此一來,幼童自然無法將門關上!

「你做什麼,敢硬闖不成?」

幼童見到如此情景,似乎沒曾想到前一刻還謙虛有禮的徐北辰,此時會做出這樣的舉動。

當即頭上的衝天辮一個抖動,聲音更加尖銳起來叫嚷著。

徐北辰一手推門,一隻腳卡在門縫裡。就著這樣的姿勢,沖幼童解釋道:「這位小兄弟,不知徐某剛才言語是否不當,衝撞了小弟弟。

徐某先陪禮,只是在下確實急需螳螂獸!還望小弟弟通融一二,向你家長輩通告一聲。」

隨著徐北辰話音落下,那穿黃肚兜的幼童,臉色刷的一下白臉幾乎都變成了黑臉。身前的肚兜開始劇烈的上下起伏!

「你,你!你先滾進來!」

幼童似是氣結,你了好幾聲。語氣雖然不怎麼好,但還是一把重新拉開房門。然後頭也不回的轉身朝裡面走去!

這意思再明顯不過,可徐北辰還沒來得及高興。因為門突然打開,猝不及防之下差點摔了個趔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