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8 9 月, 2022

「靠,你玩真的啊?突破了,你牛逼呀,超階了不起唄!」

「莫凡兄,冷靜,冷靜啊!」

……

明珠學府內此刻雞飛狗跳,從三步塔出來以後的莫凡和端木方發現他倆竟然錯過了一切。

莫凡當場就火了,這個狗東西真不把人不講義氣,這麼危險的事又是一個人!

原本莫凡還覺得自己突破了,能幫上點什麼忙,卻沒想到沈明根本就沒打算讓他倆跟着。

綜上,也就有了如今這一幕,沈明被莫凡在明珠學府那攆的雞飛狗跳。

……

「什麼情況啊?大白天的在學院裏這樣亂搞,就不怕引起公憤嗎?」

有些被波及的學員十分不爽,上去就要揍人了,然而卻被一旁的同伴攔了下來。

「你消停點吧!大魔王什麼時候怕引起公憤?他要是在學院內干仗,一個系都不夠的,你不是和大魔王一屆的,不知道被大魔王支配的恐懼!」

……

沈明最終還是被莫凡逮住了,那叫一個胖揍啊!關鍵還沒理由還手,這「愛」太過沉重。

端木方想着阻止,卻差點沒被跟着揍一頓。

鬧了大半天,沈明好說歹說,還是和解了。畢竟兄弟,哪有隔夜的仇啊!大不了饕餮軒走一頓,一頓不行,就兩頓!

暗街的事情終於告一段落,沈明心裏也舒服了不少。

當晚三人就去了饕餮軒,莫凡的性格肯定是要刨根問底的,沈明也沒有隱瞞,將自己能說的全部說了。

……

「死光了?」

莫凡一邊啃著醬肘子,一邊聽得津津有味。

「我哪知道?我的參與度不高,說白了,雖然是超階魔法師。但和他們檔次相比,還是太低端了!

也許還有活着的,其實我倒希望還有人能活着。」

沈明狼吞虎咽,支支吾吾的說道。

相比於兩人的沒心沒肺,端木方則是臉色凝重。他萬萬沒想到閎午竟然有私心,這件事對端木正他們的打擊該有多大?

想到這裏,端木方根本就吃不下去了,看着自己長大的爺爺如今生死不知,如何還吃得下飯?

「沈明兄,莫凡兄,我先走一步!」

端木方沖着兩人拱了拱手便也不再多留,直接離開了饕餮軒。

沈明和莫凡倒也沒有阻止,端木方現在心裏必然不會好受。實際上這一系列的事情對於這個正直且充滿憧憬的年輕人應該來說是打擊最大的。

先是信仰遭受打擊,又是閎午下落不明。這心裏的感受,沈明和莫凡雖然無法體會,但也表示同情。

「不得不說,你還真牛逼,像我們這樣年齡的,碰上個君主級的妖魔恐怕就得哭爹喊娘了。你這天天都在跟什麼玩意兒打交道?做你兄弟太累了!」

莫凡砸吧砸吧嘴,滿是嘆息的說道。

「我想啊!只能說恰好都被我碰上了吧……其實我總覺得很奇怪。進行的太過順利了,反而有點不正常。感覺黑暗王有點像是故意的,畢竟那裏是他的主場,可他對我卻什麼都沒做。也沒去阻止小烏龜和我。

3000分身可不是蓋的,從頭至尾我都沒看到第二個分身!虧我還準備了那麼多瘋狂的提升實力,結果到頭來並沒有幫上什麼忙。」

沈明一邊吃着一邊說道,心裏雖然覺得奇怪,但是事情都已經結束了,也沒什麼好去糾結的了。

「算了吧,別去想了,以我們現在的實力,知道的再多也又有什麼意義?實力不夠,什麼都是白搭。

我現在可也是超階了,有空干一架?」莫凡有些躍躍欲試,既然突破了,自然要找人試試身手,沒有比沈明更合適的人選了。

「拉倒吧!暗街但事情雖然告一段落了,但其他事情可還沒結束呢!最近不會安生的,世家死了那麼多人,你覺得能草草了事?

陸家到底是被誰滅了的,我到現在都不知道。我原本以為是穆家乾的,因為利益衝突,在這個節骨眼上就算出了這麼大的事,恐怕會去管的也很少。後來又覺得可能是蕭校長他們,畢竟他們一開始的目標就有陸家。

但現在我覺得,是有人故意想栽贓啊!」

沈明的臉色漸漸陰沉了下來,陸家被滅門這件事遲早是要被公佈出來的,到時候總得給個說法。

「不管怎樣,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吃飽了,你買單!」

「沒錢!我現在資產清零了!」

「沒錢,你吃什麼飯?」

「那不是有你嗎?」

「靠!我還以為你請客呢!」

……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是!」

剛回來的端木方就聽到大廳里傳來了爭吵,走近一看,蕭校長一拳頭砸在了端木正的臉上,毫不留情!

「爺爺!蕭爺爺,您這是幹什麼?」

端木方剛想上前卻被端木正攔了下來,喝斥的說道:「跟你沒關係,這是我應得的,你給我出去!」

「爺爺!」

端木方還想上前,卻被端木正那凌厲的眼神給止住了。

「端木,我不想在小方面前給你難堪,但從今天開始,你我之間……一刀兩斷!」蕭校長臉色難看到了極點,眼眶通紅,就好像剛才才哭過一樣。

誰能想像,一個頭髮花白的老者竟然也會潸然落淚。

「這是午的選擇,你知道的,這天底下唯一能管住他的人,已經不在了,我能勸些什麼?」端木正一把拉住了蕭校長,臉上有着從未有過的委屈。

當初西湖畔,四人初相遇,可如今卻支離破碎,這樣的結局,端木正心中同樣無法接受,他的難過又向誰訴說呢?

「午可能死了!你知不知道?世家進去的人,一個都沒活着!我雖然沒找到午的屍體,感覺見不着他的蹤影!

端木,你告訴我……你讓我怎麼忍受?我的兄弟早就做好了赴死的準備,而我之前就什麼都不知道!

你怎麼去和州說這件事,告訴他午現在……生死不知!」

蕭校長情緒異常激動,他無法讓自己冷靜下來,那種被背叛的感覺讓他心中一陣絞痛。

端木正神色呆住,他知道自己無論怎麼狡辯,最終都無法改變一個事實,他背叛了自己的兄弟。

「就這樣吧,接下來的一切就看你了,好好的整頓世家吧!你我之間……再不想見!」

蕭校長彷彿用了全身的力氣說出這些話……

……

7017k 「顧傑,你怎麼能這樣對我?我們兩個都已經有了……已經這樣!你一直告訴我,不想讓外人知道這些。你會娶我的,今天晚上也是你約我來的。

我怎麼會知道屋子裡有其他人。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我對你的愛是那麼深,那麼全心全意。顧傑,我太心寒了。」

這是要一條道走到黑。

的確。

趙茹陰謀被揭穿之後,趙茹也意識到這一次丟臉丟大了,眾目睽睽之下,這件事情無論如何掩蓋不了。

那麼她想要用平和的辦法,造成她和顧傑的既定事實已經不可能。

她沒忘記上一次江詠梅和羅士信,不就是這樣最後結婚了嗎?

有生產隊長在那裡壓著。

兩個人即使互相看對方不順眼,不是也好好的做了夫妻?

沒看見江詠梅和羅士信,現在小日子過著好的呢!

人家兩個人現在在生產隊里有自己的小窩,每天羅士信和江詠梅下工之後,那是親親熱熱的回去。

以前還看見對方各種不順眼的兩個人,現在還真像一對親愛的小夫妻。

既然別人可以,那麼自己也可以。

如果只有用這種齷齪的手段得到顧傑,趙茹在所不惜。

再說了她現在也沒有回頭路可以走。

即使顧傑恨她,也必須把顧傑和她拴在一起。

只要兩個人結了婚,她以後會想辦法慢慢的扭轉顧傑對自己的看法。

可是現在的當務之急,必須把這件事造成既定事實。

沒人說話,不過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了顧傑的身上。

顧傑還沒說話,劉斌開口了,在他的心裡事情的真相他當然知道。

就是用屁股想也能想出來,今天晚上這件事不就是趙茹想鑽了顧傑的被窩,造成這種事情嫁給顧傑。

這怎麼能行?

自己的嫂子人選早就已經是江小小,誰不知道顧老大最喜歡的就是江小小,沒看這兩個人現在已經有點兒水到渠成的樣子。

結果一扭頭,這個爛人居然使這種下作的手段,想要拆散自家顧老大和江老大。

這哪能行?

劉斌那是跳出來。

指著趙茹鼻子罵道。

「行了,趙茹,別在那裡裝了。我們顧老大怎麼會看上你?這麼多雙眼睛看著的,我們顧老大平常連話都不願意跟你多說一句。看上你,還和你有了首尾?

你什麼時候能和我們顧老大有單獨在一起的機會,你先說一說?平常我們顧老大在知青點兒都是和我們住在一起。你還是算了吧。我們顧老大平常上工,下工都是我們兄弟一起。

你說這種謊話的時候,也得有人信。」

趙茹怒瞪一眼劉斌,「這是我和顧傑之間的事情,你一個外人少在那裡說話,我告訴你,我和顧傑之間的事情,不是你可以想象的。」

扭頭看著顧傑,「顧傑,我已經和你有了肌膚之親,你如果不娶我,我就立刻去死。」

這是威脅,顧傑要是不娶自己,她就徹底把顧傑搞臭,現在已經開始往由愛生恨的路上走。

劉斌呵呵大笑,指著趙茹。

「是啊,不是我可以想象的!我就知道今天晚上我們顧老大可沒約你。你想去死?威脅誰啊?你要真說你和誰有什麼肌膚之親,那我真要說道說道。

你今天晚上你和很多人都有肌膚之親,你看看剛才你脫光了衣服要鑽我的被窩。咱倆怎麼說也算是有了肌膚之親,你看看你現在衣服也沒穿整齊,就縮在李偉的懷裡。

李偉也是個大男人,要說肌膚之親咱們可都有了,那你該嫁幾個男人啊?一女嫁三夫?」

這話引得所有男知青哄堂大笑起來。

趙茹又羞又憤。

「你……劉斌……你……」

李偉不得已只好維護趙茹,再怎麼樣,也不能看著趙茹這麼丟臉。

急忙從炕上拿起一件衣服給趙茹披上。

「劉斌,別太過分,到底是一個女孩子,這事情咱們都不清楚真相是什麼,你不要光為了維護顧傑,就抹黑趙茹,也許事情並不是咱們想象的那樣呢?」

卻沒想到他一說這話,把劉斌給激怒了,上來就給了李偉一拳。

趙茹被嚇得倒退幾步,急忙去搶炕上自己的衣服,這會兒她終於意識到了自己再這麼下去,丟的臉就更大了。

李偉根本沒有想到,劉斌會打自己,論體格他不是劉斌的對手,直接被人摁在地上一拳右一拳。

「你還有臉說,我還沒找你算賬,你算哪顆蔥,你敢冒出來?你們大傢伙兒看看,就是這個混賬玩意兒,道貌岸然,居然站在這裡還敢辯解。

你和趙茹狼狽為奸,搞什麼陰謀詭計,當老子們不知道?今天假裝好心好意給顧傑送來一杯茉莉花糖水。顧傑喝了之後就犯暈,就是因為顧傑犯暈,才特意把我們倆找來了。

總覺得這事情里有什麼陰謀詭計,讓我們給顧傑作證,多虧我們來了,要是我們沒來,你們大家想一想趙茹後面進來想幹什麼?你們大家想一想。

如果趙茹真的和顧傑有什麼,至於夜半三更,讓人騙著顧傑喝一杯摻了安眠藥的茶葉水,然後自個兒鑽被窩,這就叫做兩情相悅。

你他娘的騙鬼呢!老子要是信了你的話,那才有鬼。一看你們倆這德行狼狽為奸,肯定沒幹什麼好事兒。肌膚之親?你們倆是不是有什麼肌膚之親啊?

要不然你能為了這個女人做到這個份兒上?」

還別說劉斌這麼炸呼的一句話還真說到了真相。

所有人都看到趙茹的臉色都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