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8 9 月, 2022

溫放臉上的神情變得猙獰起來,眼中透著強烈的殺意,語氣也相當陰冷!

「傅迎生你認識吧。」

葉臨天從口袋裡掏出一根煙,從容地點上抽了起來。

「傅迎生?原來是為了那個老東西來的,這就怪了,傅迎生沒什麼朋友,你算老幾,憑什麼幫他出頭,就不怕我弄死你?」

溫放寒聲說道,包房裡的幾十名打手,拿著砍刀和鋼管,兩睛露出野獸般的光芒,只要老大下令,他們隨時都會衝上去砍殺。

「我叫葉臨天,傅迎生我尊稱一聲伯伯,你們欺負了他五年,我今天連本帶利全要收回來!」

葉臨天語氣冰冷地說,眼中迸射出刺骨的寒意!

「慢著,你說什麼,你就是葉臨天?」

溫放皺眉,突然記了起來。

。 翌日,清明節。

林小芭考慮到和齊驍占保持距離,故與胡叔稱病,胡叔便是替代她伺候齊驍占晨起。

「將軍,這是小芭姑娘昨日特地為將軍采來艾葉,製成的青團,將軍今日祭祖,可是要帶一些去給老爺夫人們嘗嘗?」

胡叔不僅把洗漱的東西給齊驍占送來,連同林小芭昨日做的青團也一併端來了,他想着齊驍佔一早看到了這個,今天的心情一定會很好。

「為我?呵!」

齊驍占丟下手中的擦臉的布巾,走到桌前看了看那些青團,淡淡道:

「不必了,就隔這兒吧!」

說罷,他又走回床前,等著胡叔為他更衣。

「也是,小芭姑娘難得做的,將軍還是留着自己吃,才不可惜。」

胡叔沒有多想,依舊是笑眯眯地認為齊驍占是捨不得這些青團拿去供奉。

「……胡叔,今後就不必那女人來伺候了,你也不必再管她,她想出府便出府,有什麼需要,一應滿足,事事任她自由,無需過問。」

齊驍占並不想跟胡叔解釋太多,他如今只是想着,給林小芭一個隨時離開的便利條件。

「是!今後這小芭姑娘就如同將軍一般,絕不讓人怠慢!」

胡叔聞言心中欣喜,還以為齊驍占和林小芭是好事將近了。

「……嗯。」

齊驍占幽幽應罷,著了官服,便是離開占星院,到墨書閣用了簡單的早膳,就上朝去了。

今日宮中亦有祭祖,文武百官需跟着皇帝皇后一同追思哀悼先皇,所以今日齊驍占會在宮裏待得久一些。

齊驍佔下完朝回來就會在府中祭祀齊家祖先,為此,胡叔一早也領着人在祠堂忙前忙后地進行準備。

林小芭從胡叔處得知自己有了可以隨意進出將軍府的自由,本想去找徐長風一起到鴻蒙寺中祭拜葉聞,卻發現,徐長風並不在屋中。

她在府里走了一圈,也沒瞧見徐長風的身影,便是只好作罷,來到祠堂處給胡叔幫忙。

但胡叔自然不要她幫忙,只讓她站在一旁監工即可。

林小芭看到祠堂院中還擺了一些新做的牌位,上面的名牌比較模糊,皆是「林家」「王家」這樣的統稱字眼,便是引得林小芭好奇追問:

「胡叔,為什麼這兒還會有齊家之外的牌位?」

聞言,胡叔便是壓低了聲音,與林小芭小聲解釋:

「將軍前些日子忽然憶起前朝往事,對這些慘死於老爺手下的世家心生愧念,便是命我在今日,也給他們燒些紙錢,祭拜祭拜,以為齊家贖罪積德。

但這些世家,基本是不可能有墳可拜的,我這才讓人做了這些牌位。」

「……」

聞言,林小芭愣愣地看向那些牌位,在其中找到了「葉家」的牌位。

她知道,齊驍佔一定是因為她才會突然想這麼做,為的就是想填平他們之間關於家仇的那道鴻溝。

但,她昨日已經把那些話說出口了,齊驍占刻意避開她的舉動也說明了,她的那些話起作用了,他們之間的鴻溝,恐怕是填不上了。

想到這些,心中突覺難受的林小芭便是在這祠堂待不下去了,因而又回了占星院。

「長風!」

林小芭走回自己的房間,見徐長風站在自己房門前,便是又展露笑顏地跑向了他。

「你剛才去哪兒了?我怎麼到處都找不到你?」

林小芭看到徐長風,就一掃心中的陰雲,捉着他的手,興奮地搖來晃去,但她一湊近徐長風,就聞見了他身上淡淡的酒氣:

「長風,你怎麼一大早喝酒了?」

「小芭,我有幾句話想問你。」

徐長風並不回答林小芭的問題,而是捉著林小芭的手,直接推了房門進屋去。

。 「我爸爸對我叔叔不放心,他認為我叔叔庫爾蓋太多地介入了公司在大華國的業務,所以,他要我獨自開闢歐洲市場。」娜塔臉上略帶歉意地說。

「你爸爸……他和庫爾蓋的鬥爭,」張凡思索道,「白熱化了?」

娜塔搖了搖頭,「暫時沒有。兩人勾心鬥角,暗地裡下手,但表面上沒有公開化……無論怎樣,撕破臉皮那是遲早的事。」

她雙膝緊緊地併攏著,他已經認識到,她確實是剛出浴缸就匆匆披上浴巾跑出浴室的。

「娜塔,你們兩家就沒有和好的可能?」

「沒有。我不想對你撒謊,我爸和我叔叔早晚要分家。」

「分家也好,大鍋飯本來效率就不高。」

「可是,分家,這麼大一個帝國,怎麼分?誰得多少?根本說不清,所以說,最後的對決是免不了的。我這次到歐洲投資,也是我爸爸為了更多地把資金轉移,免得分手時吃虧。」

張凡一愣,「即便是這樣,也不應該太隨意。歐洲的化妝美容品市場大部飽和,投進去的錢,未必不會打了水漂兒!就比如你上次買的泛歐公司的股份,我認為很不妥當。琴女士對這個公司相當了解,老闆是個陰謀家,專坑投資者。現在泛歐的經營狀況並不好,前景暗淡。」

「他們的凈資產里有很大一部分地產,我不怕。」

「這也未必就可靠。如果他們悄悄把地產抵押出去了呢?」

娜塔眼神一凜,顯然,她內心受到了震動,「暫時還沒有這個動向。」

她無力地替自己解釋,不過,聲音卻是相當虛弱。

經張凡這麼一提醒,上次的泛歐公司收購一事,看來相當不妙。

現在細想起來,其中有很多疑點。

當時有另一家東歐公司也要去收購,為了搶在對方前面,娜塔沒有對泛歐的財務進行更深入的了解,就拍板了。

現在想起來……不能排除被對方算計的可能,因為那家東歐公司也許是泛歐公司的「托」呢。

「暫時沒有,不等於將來沒有。」張凡淡淡地道。

娜塔不說話了。

張凡看了她一會,道:「你也不必太擔憂,我最近要琴女士去調查一下泛歐的經營真相。如果對方確有問題,你及時在交易市場上把股份甩出去就成了,即使賠一些點位,也在所不惜。」

「叫琴女士去調查?」娜塔美眸如月,輕輕瞟了張凡一下,「你完全把控了那位女士?」

「她是我的經紀人,」張凡簡短地說,「歐洲市場對於我來說是陌生的,她在歐洲市場摸爬滾打幾十年了。」

「還兼職你的情人吧?」娜塔帶著三分冷嘲,「不知你們倆的隔代戀是否很甜蜜?」

張凡還以冷笑,「當然了,她很『女人』。她雖然在年齡上沒優勢,但是技術上會有彌補,她給男人的享受,絕對是一流的。」

娜塔怒火中燒,臉上露出狡黠的微笑,嘴角一撇:「那個女人……嘿嘿,據我所知,男人想上她很容易……」

「很容易?」

「萊克的秘書跟我介紹,至少有上百個歐洲大公司的老闆或高管上過她。所以嘛,你不要以為她對你有什麼業務以外的感情,小心上她的當。」

「多謝提醒,我會注意的,不過,」張凡揪揪自己的耳朵,「別談她了,我要知道的是,你和我之間,可以有感情以外的『業務』嗎?」

「當然可以。我在今晚的酒會上,第一眼發現你的時候,就決定跟你合作了。畢竟,我們是老朋友,你還救過我的命,也救過我表妹的命,是我們家族的大恩人,更何況你們天健的兩項產品,仙葩嫩膚露和芙蓉消脂霜,我是有所耳聞的。我想,只要資金充足,運作得當,這兩個產品打開歐洲市場沒問題。」

「如果真能在歐洲開闢一個市場,前景肯定不錯。你在這方面有什麼建議?」張凡問道。

「以你天健的產品,以我們石油公司的資金,在歐洲建立一個銷售網路並不難……這其中,琴女士應該可以發揮一定作用。」娜塔道,「所以,我並不反對你和她合作,甚至……嘻嘻,我發現,她對你很傾慕,這樣的話,你會省很多聘金……」

「別把我說得那麼不堪好不?」張凡抗議道。

「好的好的,我不說了,就算你們兩個是情投意和好了?我要在端土住幾天,然後才回國。這裡的事,我和琴女士商量一下,放給她去營辦,你看怎麼樣?」

「對她,你要既防範,又要使用。」張凡故意把「使用」兩字說得重一些。

她似乎意識到他眼光里的意味,把浴巾攏了攏,「你是不是覺得我有隙可乘?」

「我從不勉強別人。」

「那你回去找你的中年婦女吧,」娜塔樂了,站起來,做了一個送客的表示,「我可以肯定她的身體很臟,而你卻和她在一起……這讓我對你也變得很不放心!」

張凡並未受到刺激,反而牛皮一般地樂了:「我相信你會有想開的那一天,我等你。」

「你這麼自信?」

「談不上什麼自信不自信,只是因為你表妹是我的女人,你當然不會甘心落後。就這麼簡單。」

「扯吧!」娜塔冷笑著。

「走著瞧,你總有求我收下膝蓋的一天。」

張凡說著,站起來,大步走了出去。

看著張凡消失在門外,娜塔慢慢把手鬆開,浴巾落到了地上。

燈光下,她低首看著自己的身體,怨恨地罵道:「張凡,難道你還要錯過一百次機會?」

張凡乘電梯來到停車場。

打開車門,琴女士正在車裡等他。

她仰面看著張凡,嘴角上掛著一絲冷笑,那裡包含的鄙夷是明顯易見的。

「這麼快,你就完事了?」琴女士話里含著譏諷和輕視。

「完事了,」張凡坐到副駕駛上,對她的嘲諷並沒有聽出來,「你需要多久?」

「我以為是金剛鑽呢,原來也是銀樣蠟槍頭。」琴女士咯咯地笑了起來,笑得花枝亂顫。

張凡苦笑著:「你的那群歐洲猛男們,都是鋼鐵戰士吧?」

。【飛龍在天】

大浪淘沙,亂世是英雄豪傑的溫床。從社會最底層歷經摸爬滾打,最終登上皇帝寶座,註定一身充滿傳奇色彩,其中明太祖朱元璋最為人所熟知,因為他的時代距里我們較近,且開創的是一個幅員遼闊、享國時間較長、對歷史進程影響較大的大一統王朝。

如果只看出身,朱溫和徐知誥的前半生

《五代十國往事》第408章飛龍在天 王牧心平氣和的回到御馬監,不管是針對自己的麻煩,還是針對那百花的麻煩。

在這幾天,都無關緊要。

只因他的盤古肉身法到了關鍵時刻,金仙巔峰的法力被消磨的只剩一成,金性不朽更是逐漸溶解,為肉身添加了一抹質性。

他倒是有點意外,法力能成為主流,果然不是沒有原因的。

無論是金性不朽,還是大道根果,其實都是很強大的東西。

也因此,處於盤古肉身法小成的緊要關頭,他不想鬧出太大動靜,讓他心平氣和的過了這一關就好。

如此,三日時光倏忽而過。

這三日,他緊閉門扉,連正常巡視天馬場的流程都去掉,一心轉化法力。

結果令人欣喜,他的金性不朽成功的被消磨,完全融合於肉身。

也在同時,盤古肉身法小成。

暗室之中,王牧驀然睜眼,宛如雷電閃爍,整個暗室變得銀白。

「造化陰陽,功成盤古。」

自他的眉心出現一縷亮光,隱約可見是一個微型但厚重的磨盤,緩緩旋轉。

一縷縷的黑白之氣從虛空中湧現出來,被磨盤吸收,碾碎混合,再作用於肉身。

無時無刻之間,都有一道溫暖的氣流在全身各處遊走,不斷開拓,不斷填充。

也同時有一股鎮壓之力被磨盤釋放,在肉身強大的瞬間便進行鎮壓,將肉身打造的緊密結實,充滿爆發力。

王牧深吸口氣,眉頭奇異的挑著,沒想到肉身小成,反而從又麻又癢變成又痛又舒爽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