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8 9 月, 2022

「因為有人不想讓你出去。」

「誰?」

「你自己。」

……

郁時盛被她繞暈了,他分明是想趕緊出去。

朝霧看了看懸掛在冥天之上的冥月,高聳的山頂上距離冥月很近。郁時盛也是此時才有所發現,一偏頭,紅月離他也太近了吧!肉眼可見的伸手就能觸摸的差距。

與此同時,他反應過來身處何處。是在一座高聳入雲的山峰紙上,這山一柱擎天的立在冥界之中。

往下看去,整個冥界盡收眼底。

他回頭質問女孩。

「你究竟是誰。」

朝霧笑了笑。「不是都跟你說了嗎?」

郁時盛繞着周圍找了一圈,這山壓根不大,很快就走完一圈。

沒有發現下山的路,整個山頂上只有這座小屋。

以及一些花花草草,飛禽走獸,有一種與世隔絕的凄涼。

更像是一座華麗的牢籠。

而女孩,是這籠中雀。

「你被關在這裏了?」

朝霧淺笑着搖頭。「冥界無人敢關我。」

郁時盛不信,他突然伸手抓住朝霧的衣袖。拽着她來到懸崖邊上,帶着威脅的口吻。「帶我出去,不然我就推你下去。」

朝霧看着眼前這張臉,想起了千年前的聞卿。

像啊!實在是太像了。

連說話的語氣都一模一樣。

那一次,聞卿也是拽着她來到這懸崖,掐着她的脖子質問。「告訴我秦蒼在哪裏,不然我就把你扔到冥河裏餵飽那些惡靈。」

可惜啊!

秦蒼已跳出輪迴,找不到了。

聞卿差點沒一把真火燒掉冥界。

朝霧看着眼前的男人,好心提醒。「我說過,你在這兒,聞卿會來。」

「但我想自己出去。」

「出不去。」

「如果我說我非要出去呢?」

郁時盛眼神堅定,目光牢牢盯死著女孩。朝霧的表情也逐漸變的嚴肅起來。她的身邊開始燃燒起火焰,郁時盛下意識鬆開手。朝霧不僅沒落地,反而飛到半空。

冥界的天開始變了,加深的血紅色染紅了整片天,郁時盛聽見耳畔傳來無數亡魂的吶喊聲,不絕於耳。

擾亂着他的思緒。

致使他整個人承受不住這一股壓力逐漸倒地。

剛從冥殿出來的璟年,看見遠處天際的異象。

頓時變了臉色。

糟了,禁地。

璟年沒多想,瞬移到了冥山。

撞見了正要對郁時盛出手的朝霧。當下沒有一絲猶豫,他閃現到了郁時盛面前,胸前遭受猛烈的一擊,被力量掀翻在地。

「朝霧,不要。他是聞卿要的人。」

「璟年。」

「在。」

「我當然知道他是聞卿的人。」朝霧似笑非笑。「我在跟他鬧着玩呢。」

把人往死里打,這是鬧着玩。

朝霧像個調皮的小孩。「反正他又死不了。」

「他只是一個普通人,經不起您的力量。」

這樣啊!朝霧犯難。

那就不好玩了。

「不如這樣吧!他我暫時扣著,你去把聞卿找來。這個人看起來對她很重要,我想她應該不會拒絕我的盛情邀約。」

璟年還沒站起來。

落地朝着郁時盛走過去的朝霧還沒靠近男人,突然一陣金光從郁時盛體內湧現出來。

。周想心裡難過,最沒資格的是自己,以兩人的年齡差,她從來沒想過吳昊天對自己有了愛意。

若知,她會盡量減少接觸,她不會與吳昊天一起開公司,也不會帶他來京城,更不會安排人去接觸他,還害了仲蘭這個傻姑娘。

「你想讓我怎麼幫你?」

「我想找個地方生下這個孩子,我要自己養大他,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876章你想讓我怎麼幫你? 黃天直接睡到了另一天上午,林心蘭早就起來去上班了。

黃天買完菜回來,中午做完飯跟林姨和林心蘭吃了個午飯就告辭了。

回到宿舍的黃天照常打開了電腦,登上率土看了一下最近的情況。

青州帝臨九州的兩個團和冀州縱橫都打進了冀州,遍地開花。幽州的管理雖然不想投降,還在組織人員反抗。但是隨著兩個盟的下野不翻,不然全翻的政策,幽州兩個盟下野的人數是一個比一個多,一個個都是快到自己家門就下野了

也不全是這種人,還有些真的寧肯自己地被翻也要繼續抗爭,然後就被淪了。另外還有些人一翻他地立馬就下野,也不管有沒有打到自家門口

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又更何況是剛認識一周多時間的盟友呢。打打順風局小逆風還行,打這種大逆風那是想都不用想。

再加上選幽州的大多是老玩家,大家對這種事情也不是很抵觸,成王敗寇,打輸了被整合很正常。

所以幽州下野的人越來越多,而這樣就導致幽州的盟里人是越來越少。人越少就越崩潰,最後乾脆不抵抗了,大家都不打了,你打過來我就下野,不打過來我就去種田。。。

眼看幽州戰事就要解決,而青州騷|帝臨九州盟人員也不夠裝下那麼多人。於是就讓冀州縱橫盟進入青州打城,讓他們吸收青州被刷下去的人員。而幽州高戰加入騷盟,其餘人員先進冀州縱橫盟。冀州也有一部分高戰進入騷盟,這就相當於一次輕微整合。

而青州騷盟大部隊也跑到了并州上黨地方與涼州交手,和涼州相持在上黨郡城處,還是處於有點逆風。雖然已經頂住了涼州的進攻,但還是防線在慢慢向後退,上黨郡城大部分都被涼州戰|風起雲湧給包圍了。

畢竟青州方面是跨兩州打架,而且人還沒來齊。

荊州方面也等來了揚州的援軍,但是此刻荊州已經遍地開花了,很多人都被淪陷。。

黃天看完大部分的戰役后,點開了那上百封的郵件,大部分都是同盟郵件,還有一封系統郵件,那是提示著盟主已經禪讓給黃天了。

至於個人郵件方面,也就幾個人找黃天私聊,其中還是有著不認識的,也就說些沒有營養的話。

還有一個是并州盟主九黎丶弈龍發的,上面說他們并州也有一些高戰下野了,名單發了過來,高戰都下野了,準備加入騷盟。

而涼州這一次也不是白打的并州,同樣有些人被打的下野加入了涼州,只不過那都是些中層戰力。

騷|帝臨九州管理群。

消息整個刷了99+,不就差不多一天沒看手機嗎,你們咋這麼能聊啊。。

直接翻到頂,一條條慢慢的看了下來。

大致都是些閑聊,還有的就是一些戰事方面的討論,另外還有艾特黃天的,但是黃天並沒有看到。他手機昨天自從見到了林心蘭后就一直調成靜音了,包括後面的手機投屏,也就只想著看電視了。

看完之後黃天在群里回了個不好意思,昨天有事就一直沒看手機。

「錯過的戰情大致都了解了,嗯,今天的卡都忘了抽了,現在開個直播抽一會吧!」

打開直播,分享了直播間之後,就開始抽將了。

「現在的抽將說真的,不出卡包的話抽的都有點無趣了。。」

黃天看著隔幾下閃一次紫色的屏幕,毫無喜悅感。

我的小寶貝:要不要這麼煩啊?剛開直播就這麼凡?

寶貝有事沒事就喜歡水群和看黃天直播,不為別的,就為了是本區的主播,那也得支持一下!更別說還是青州的了!

帝|落塵:就是就是,凡的要死。。

「不是我凡啊,是真的,總抽些原有的將,我大部分該用的將不是滿紅也是高紅了。前前後後也抽了一百多萬的玉了,現在抽這些我也不知道是為了什麼,不過好像不抽又少點什麼。。。」

黃天解釋了一下,他是真的感覺到無趣,但內心又有點真想把那些沒抽滿紅的將抽滿紅的想法,所以才堅持天天滿抽的。。

青山有霧:我說各位兄弟,你們還沒了解老黃啊?老黃是天天嘴上喊著低調,實際上巴不得別人往死里誇他,凡爾賽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哪次他抽將不或多或少的凡一會啊。。。

統四海八荒:就是就是,我都習慣了,你們習慣就好了。。

酒|呂小布:俺是呂小布,俺也一樣!

夕橙:對啊,再說了,主播這樣還挺好玩的!哈哈!

「???你們禮貌嗎?」

黃天故意作出一副惱羞成怒的語氣回道。

垂柳挽清風:我們很禮貌!!

我的小寶貝:我們很禮貌!!

跟風的人永遠不缺。。

「那好吧,你們都覺得禮貌那就禮貌咯!誰讓你們是老爺呢!」

黃天很爽快的認慫了,人在江湖中混飯吃,哪能吃完飯就罵娘!那豈不是連禽獸都不如了嗎!

「咳咳,讓我們來看看現在青州和涼州方面打的怎麼樣了。。」

不待觀眾們反應過來,黃天立即轉移話題,直接把鏡頭轉向上黨。

雙方隊伍早已經開始交戰了,只不過互相誰也奈何不了誰罷了。。

這時候是下午,人雖然不是巔峰人數,但也不少。因為打仗也就是拉過來要塞,抽空再點下出征或者駐守就好了,很多人都能抽個空點兩下。

而黃天野生要塞里裝的是垂柳挽清風的一隊大漢弓一隊馬超甄洛曹仁,還有就是天帝昊天的大菜刀、法刀、流氓了,流氓也到了三十六級,足夠目前的打仗了,很多人發育慢的也就這個等級。

一般都是很忙,沒時間去操控的人才會選擇把隊伍交給太守。

至於城池裡其實還有幾隊兵,大部分都是大漢弓,甚至還有太史慈的隊伍。。所以他精益求精也就求出來這麼幾隊。這還得多虧了天帝昊天的三隊國家隊,不然真就成了幽靈車隊了!

而黃天自己的隊伍也在這裡,他也只有三隊,四隊還沒到四十級。因為黃天的幾隊一直在打架太耗費資源,所以一直練不了級,只能刷刷三級城的城皮省的浪費體力,導致升級特別的慢。 「咔嚓!」

在陳長安上方的蛛絲即將熔斷之時,海靈龜猛地站了起來。

不過海靈龜的腿實在太短了,即便站起來了,也沒有多高。

「咔嚓!」

海靈龜四肢一收,瞬間在身下砸了個坑!

陳長安與海靈龜心意相通,瞬間就明白了它的意思。

「這是二品凶獸的毒液,你能抵抗得住么?」陳長安的心裡還是有些擔憂的。

畢竟海靈龜現在才一品中階的等級。

很快,陳長安收到了海靈龜清晰的回應:「沒得問題!」

陳長安點了點頭,翻身滾入海靈龜的身下。

「刺啦!」

玄靈巨蛇的噴出的毒液將蛛絲徹底熔斷,滴落在了海靈龜的背殼上。

片刻之後,陳長安清晰地感覺到了海靈龜傳出的痛感。

那是一種被烈火灼燒的感覺,蜷縮在龜殼內的海靈龜,開始不住地顫抖著。

身為御獸師的陳長安,雖然無法感受到海靈龜的疼痛,但卻能知道海靈龜正在遭受怎樣的痛苦!

「小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