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8 9 月, 2022

顏幽幽站在一旁翻了白眼,老頭兒現在的行為和說話的方式,妥妥的學霸家長介紹自家學霸孩子,又是自豪,又是驕傲。

老頭兒驕傲自滿,顏幽幽可不敢懈怠。

這要是一鎚子砸下來沒個響,他們合虛山算是丟了大人了。

遂上前一步伸手檢查了一番后,心裡腹誹著,還好止住了血,要不然她還真不敢保證。

檢查完后,轉身看向身後的那父子二人道。

「距離三公子胳膊被砍斷過去了多長時間?」

「有一個時辰了。」

古代的一個時辰,相當於現在的兩個小時。

「那就好,我能將他的外傷治好,但他受的內傷也挺嚴重的。」

那父子二人一聽,皆是不可思議的看向顏幽幽。

因為他們做了最壞的打算,胳膊斷了,桑田也就成了殘廢了,但殘廢總比丟了性命要好。

「你……你可看清了他的胳膊斷了,真的,真的能治好?」

桑翎看著顏幽幽,剛剛那忐忑揪著的心,慢慢放鬆。

「你真能治好?」

桑朱跨前一步,一眨不眨的盯著顏幽幽看,眼底有懇求和驚喜。

顏幽幽點頭。

「胳膊可以接上,肚子上的傷口也可以縫上,只是內傷太重,需要一到兩年的時間調理。」

顏幽幽邊說,邊自醫包里翻出一枚丹藥,塞進三公子的嘴裡。

桑翎:胳膊可以接上。

桑朱:肚子可以縫上。

那父子二人的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從不可思議到綻放光芒。

人斷掉的胳膊還能接上真是匪夷所思了,那豈不是到了起死人肉白骨的境地。

「三公子的內傷自會有人調理,你只要把他的外傷治好,他也就能活過來了。」

老頭搓了搓手指,催促著顏幽幽趕緊動手救人,他可是把大話放出去了。

「他斷掉的胳膊呢?」

顏幽幽轉身看向桑翎家主。

「在……在床頭」

斷掉的胳膊被隨行的侍從撿了回來,可是府醫說回天乏術,胳膊便被『安置』在了床頭。

桑朱眼疾手快,把用白布包裹的斷臂拿了過來。

顏幽幽默默眯著眼,這裡似乎沒有人知道,斷下來的肢體在四個小時之內重新接上還會恢復,雖然不能如同新生,但正常使用卻是無礙的。

「留下我師父,城主和大公子全都出去吧。」

顏幽幽雲淡風輕的開始往外趕人。

「還有,桑城主,大公子,我為三公子醫治的事,不要讓第三個人知道,只說這是我師父的功勞便可。」

作者有話:感謝羽毛飄飄,你不配,幽夢,洛汐,曉貝,平安是福尾號481071004910的點贊催更,感謝所有讀者的支持。

。 「真不是人待的地方啊!」

近木軌道,站在大章魚的腦袋上,看著那巨大的黃色氣球一樣的木星,葉晨第一次有一種心有餘悸的感覺。

雖然死不了,不過….在那目光下,真的是完全沒有反抗之力。

以葉晨現如今的能力,地球上的自然災害,洪水風暴什麼的,都是有一定能力抵擋的,甚至規模小點他都能憑藉一己之力擺平,可在這顆木星面前,特么的,之前的想法還是太天真了。

同樣是星球,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走吧,咱們回去。」轉身,葉晨對頭頂的呆毛阿青說道。

「等等!」

就在葉晨轉身準備回空間站的時候,頭頂上原本搖曳的呆毛突然崩的筆直,呆毛上的力量竟然不受控制地在大腦中擴散對自己的大腦造成傷害,阿青的聲音在體內響起,前所未有的嚴肅。

不用阿青提醒,葉晨已經感覺到身後有一股龐大的壓力在吸扯自己,最關鍵的不是吸扯力,這股力道雖然不小,可他能夠抵擋,關鍵是後背發毛的感覺。

他突然想到了自己當年剛剛穿越面臨猛虎時的感覺,發自本能的顫抖。

機械一樣的轉頭,看著身後那顆黃色煙霧一樣的星球。

此刻,這顆星上的黃色濃霧突然匯聚,然後硬生生凝聚出了一個眼睛的形狀,赤紅的瞳孔,沒有絲毫的感情色彩,可卻能夠感受到目光在望向自己。

全身毛孔噴汗,身體上的每一塊肌肉骨骼都在顫動,完全不受控制,純粹的本能反應,這是基因對強大存在的本能畏懼。

喉嚨滾動,沒有發出一絲絲的聲音,一個極大的眼睛和一個極小的眼睛相對,也不知道這個大眼睛能不能看清自己這個小塵埃,葉晨現在滿心的都是不被發現。

可他的本能知道,這完全是不可能的,人家看的就是自己。

心中忐忑,明明是一瞬,可卻感覺無數的年月過去。

什麼都沒有發生,轉眼間那黃色濃霧凝聚的眼睛就消散了,木星依然是那個木星,看起來好像什麼都沒有。

「快跑!」

身體能恢復行動后,葉晨第一時間給腳下的大章魚下達了命令。

不能說連滾帶爬,可大章魚在太空中因為極速的確翻了好幾個跟頭….嗯,其實是在用觸手上的吸盤發動機調整方向和速度。

回歸空間站。

「剛剛那是什麼?」阿青的聲音中有著一絲劫後餘生的感覺,現在還在發著顫音。

「我要是知道就好了。」九陽洞天的溫度蒸騰,蒸干身上的汗水,葉晨長舒了口氣道,「好多年沒有這麼刺激的感受了,宇宙,真是一個神奇的地方。」

「剛剛感覺要死了一樣,要是那傢伙動手,咱們還能復活嗎?」阿青突然問道。

「應該…能吧!」

微微思考,葉晨覺得可以。

這是和當年見到老虎時的感覺進行類比的結果,雖然那股威壓讓自己身體承受不住,有發自本能的恐懼,可自己的不死bug也是無敵的。

這麼多年,還從未有任何存在能夠打破!

「元帥大人,阿青姐姐,你們在說些什麼?」還沉浸在家人溫馨中的領航員們看著面前一臉緊張兮兮的葉晨以及他頭頂上的呆毛,滿臉的問號。

「你們完全沒有感受到?」葉晨挑了挑眉,問道。

「感受到什麼?」領航員們齊齊搖頭。

「賈維斯,剛剛木星上的大氣是不是有變化?」葉晨對頭頂的賈維斯問道。

人的感覺會有問題,可是賈維斯作為機械記錄數據應該不會出錯吧?

「剛剛木星上的濃霧發生劇烈變化,形成了一個類似巨大眼睛的東西,其中能量場反應劇烈,在維持了0.1秒后消失不見。」賈維斯快速回道。

聽到賈維斯的話,領航員們滿臉的問號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極度的嚴肅與凝重。

雖然沒有對領航空間站造成破壞,可這也算是非常重大的事件了。

「都別擺著這麼嚴肅的臉,一切按部就班。」葉晨輕聲道,「放心,沒什麼事的。」

那麼強大的存在,如果真要做點什麼,就算你們再嚴肅也沒用,別說你們,恐怕就是地球都夠嗆。

環繞木星十一個小時過後,地球引擎發動,開始擺脫木星軌道,正式脫離木星。

前往深空,一路未知。

時間一點點過去,轉眼三十年過去。

地球已經流浪了整整五十年,這五十年的時間裡,除了和木星造成了一些小誤會,接下來的日子裡都還算安穩。

而就在這一日,地球將正式脫離太陽系。

從今以後,地球發動機將會不間斷開動五百年,將地球的速度加速到千分之五光速,最後以這個速度滑行1300年,如此,將走完三分之二的航程,最後將發動機調轉方向,開始長達500年的減速,進入到一個之前觀測到了和太陽系很像的恆星系。

然後再用100年的時間裡,將地球泊入這個恆星系,讓地球成為這顆恆星的衛星。

三十年的時間,領航空間站的宇航員換了一批,原先的已經回返地球和家人團聚,現在的這一批基本上都是流浪地球開始后成長起來的,他們沒有經歷過當年的美好生活,所以也沒有那種極度的嚮往與悲觀,因此,比當年的那群傢伙更為冷靜一些。

「葉晨元帥,地面傳來命令,讓領航空間站加速。」年輕的不過二十齣頭的領航員向葉晨請求。

「開始加速。」

點點頭,葉晨對賈維斯轉達了命令。

看了一眼遠處的冥王星,又回頭看了看那巨大的太陽火球,從這一刻開始,自己這算是真正的離開了家。

心中莫名地有了些不一樣的感覺。

只是….這太陽看起來也不算異常,挺正常的,好像也沒有要爆炸的趨勢。

空間站的燃料迅速啟動,和地球一起加速,快速擺脫太陽的引力,某一個瞬間,葉晨突然感覺輕鬆了許多。

這是已經正式擺脫太陽引力的反應。

昂昂~~~

一切都在正常進行,然而耳邊突然間傳來一聲聲高昂的聲音。

是從空間站外傳來的,特么的,這裡是太空,這聲音從哪兒傳來的?

一瞬間,葉晨後背汗毛倒豎。

「又碰到了什麼了不得的東西?」葉晨心情沉重,飛出艙外觀察,它看到了一隻烏龜。

極為巨大的烏龜,烏龜殼有十公里大小,有九個巨大的腦袋,每個腦袋上都有著獨角,形象類似龍的腦袋,四條通天一樣的短腿看不出來有什麼用,反正不斷在太空中蹬著,就像在水中划水。

剛剛的聲音就是這傢伙發出來的。

關鍵是,這麼大的一個傢伙就出現在自己附近,無論是自己還是賈維斯都沒有感知到。

這是什麼鬼!?

正琢磨著這東西要幹什麼,突然看到它張口一吸,一直和領航站保持一定距離的明明很巨大的章魚小弟直接被咬進嘴裡,一口吞下,然後揚長而去。

九頭龍龜,宇宙級怪獸。

這是人類對類似九頭烏龜生物的稱呼。

之後的流浪生涯中,地球又遇到了幾次這樣的生物,這樣的生物普遍有兩個特點:一,體型大;二,很強大

強大到可以一聲吼聲讓領航空間站炸裂!

曾遇到了一隻類似海螺一樣的怪物,這東西能夠發出尖銳的呼嘯聲,一聲呼嘯,整個空間站遭到了極大的破壞,而葉晨所謂的洞天神力更是不堪一擊。

甚至它這一嗓子,地球人類毀滅七分之一!

「我們來到這個陌生的星系,到底是對還是不對?」

和地球政府通話,地球政府如今的首相苦聲問道。

之所以苦,之所以懷疑,除了因為遭遇到了這種讓人心驚膽戰難以想象的怪獸以外,還是因為到目前為止太陽還沒有炸裂。

如今地球流浪已經九百年,九百年的時間裡,太陽沒有炸。

這與計算的結果嚴重不符。

「地下城又發生了暴亂?」聽著首相的聲音,葉晨便已經明白髮生什麼了。

堂堂首相,沒事是不會找自己聊天訴苦的。

「現在地下城有一個太陽神教的地下組織,這個組織煽動人心,最近一些年,不斷有地下城的人們起義反抗政府。」首相澀聲道,「先祖,我想要請教您,我們…是真的錯了嗎?」

「我們如果返航,可以嗎?」

葉晨:「….」

太陽沒炸,這的確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

可是,當年的計算結果不會有錯!

葉晨堅信這一點。

「你以為地球是你扔出去的皮球,撿回來就行?」葉晨的聲音很沉重,「九百年的時間,多少代人的努力和堅持,你身為堂堂首相,不應該有任何的懷疑。」

「如今無論對錯,都得往前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