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8 9 月, 2022

然而蘇尚卻只低着頭低低應了一聲,「我再擦擦,萬一到時候過生日,你朋友來了,總不好看着家裏亂糟糟的。」

唐妺看向一旁有些束手無策的唐國慶,無奈道:「爸,您勸勸媽!」

唐國慶也嘆了口氣,「小尚,你停下歇歇吧,中午咱們要出發,你快將衣服換好,一會兒小宋就要來接我們了。」

聽了這話蘇尚身子一僵,而後更加賣力的擦了起來。

唐妺見此秀眉輕蹙,「爸,媽這是怎麼了?」

唐國慶搖搖頭,「自從你坦白之後,你媽就有些不對勁了,只是一開始她沒表現出來,我也沒有察覺,後來察覺之後,我怎麼勸都勸不好她。也不僅僅是對你,對我也是這樣,就連朝朝也沒得兩個好臉色。」

唐妺心知不能這樣下去,他們必須得好好談談,將癥結找出來消滅掉才行,否則到時候容易出其他亂子。

起身走過去,她從蘇尚手中奪過抹布扔到一旁,拉着她來到沙發邊坐下,這才發現她一雙眼睛紅紅的,一看就是憋眼淚憋得。

唐國慶瞬間心疼了,「小尚啊,你這是怎麼了?是不是誰給你氣受了?難不成是唐朝那臭小子?」

蘇尚立即搖頭,「沒有,不是。」

「那你這是怎麼了?今天是咱們閨女的生日,你怎麼好端端的就哭起來了?」

唐妺制止了唐國慶的話,神色十分嚴肅地看着蘇尚:「媽,告訴我,您究竟在想什麼,在擔心什麼?」

。 在鳳儀的述說下,一段塵封千年的往事終於被揭曉。

鳳逐!

這是風族的那個叛徒的名字。

但林羽他們實在無法將鳳逐當成叛徒來看待。

他的背叛,只是一種報復。

若非極度的憤怒和失望,誰又會對自己曾經的族人痛下殺手呢?

事情的起因,還得從躺在銅棺中的那個女人說起。

她叫青兒,是風族族長的女兒。

而鳳逐,卻只是族長家的僕人。

雖然身份差距懸殊,但兩人還是墮入了愛河。

他們知道族長不會同意他們的婚事,所以義無反顧的選擇了私奔。

但他們的私奔計劃還是被發現了,被族長派人抓了回去。

為了斷掉他們的念想,被抓回去的當天晚上,族長就為青兒安排了婚事,並將鳳逐流放十年。

他們哀求過,求饒過。

但偌大的風族,卻沒一人站出來替他們說話。

最終,鳳逐還是難逃被流放的命運。

其實,鳳逐原本並不叫這個名字,他的真名,現在已經不得而知。

在他被流放的第一天,他就在心中給他自己改了名字。

鳳逐!

被放逐的人!

他要用這個名字,讓自己記住風族是怎麼對自己的。

也是那個時候,仇恨的種子在他心中萌發。

即使十年流放期過,鳳逐卻依然沒有回到風族。

直到二十年後,他已經變得足夠的強大,這才以鳳逐非身份回到風族,對風族展開了血腥的報復。

風族多次派人對其圍剿,不但沒能殺掉他,還損失慘重。

而他專門研製的能讓風族的丹藥失效的那些丹藥,更是風族人的夢魘。

最終,不忍看到族人被殺戮的青兒選擇以自盡的方式來喚醒鳳逐。

青兒的死,給鳳逐造成了巨大的打擊,也終於將他喚醒。

說到這裏,鳳儀不禁唏噓,又向林羽道:「你們還是先把銅棺的蓋子幫青兒蓋回去吧!她也是個苦命的人,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還是風族的恩人。」

「好!」

林羽馬上答應,迅速抱起銅棺的蓋子,將銅棺嚴絲合縫的蓋好。

完事後,林羽迅速跳下來,迫不及待的追問道:「然後呢?」

「青兒的死,終於將鳳逐喚醒。」鳳儀幽幽的嘆息道:「在青兒死後,鳳逐終於放棄了對整個風族的報復,帶着青兒的屍體來到這裏!從此再也沒有報復過風族,餘生的所有精力,都用來複活青兒。」

「復活青兒?」

三人同時一愣,驚訝的看着鳳儀。

這人都死了,還能復活?

是她看錯了,還是鳳逐瘋魔了?

「是的,復活青兒!」

鳳儀肯定的點點頭,「他之所以有這個念頭,是因為他曾得到一種傳說中能讓人起死回生的丹藥的丹方!」

林羽恍然大悟,搖頭苦笑道:「所以,他餘生就拚命在這裏煉丹,但終究還是沒能將那種丹藥煉製出來?」

他大概也能理解鳳逐的心思了。

可能,連鳳逐自己也知道,那種能讓人起死回生的丹藥,是根本不存在的。

但青兒的死,已經讓他徹底瘋魔。

哪怕希望渺茫,哪怕只有一線幾乎看不到的希望,他都會去嘗試。

「是的,他直到死,也沒有將那種丹藥煉製出來。」

鳳儀長長的嘆息一聲,「臨死之前,他在這張羊皮卷上寫上了他的故事,並將自己畢生所學,連同那種能讓人起死回生的丹藥的配方的記錄下來,放在青兒的身邊。他別無所求,只求打開銅棺的人不要破壞青兒的屍身。」

「倒是個痴情的人。」白雪輕輕一嘆,又好奇的問道:「既然他這麼愛青兒,那他為什麼沒跟青兒同棺?生不能在一起,死後在一起,不也挺好的嗎?」

「他怕自己的屍體腐爛,污染了青兒的屍身。」

鳳儀幽幽的的嘆息一身,又指向銅棺下面那些零散的屍骨,「那裏,有銅棺原主人的屍骨,應該也有他的屍骨!」

聽到鳳儀的話,三人不由動容。

鳳逐不想死後跟青兒在一起嗎?

當然不是!

他僅僅是不想自己腐爛的屍骨污染了青兒的屍身!

痴情到這個地步,也當真是讓人欽佩。

默默的感慨一陣后,林羽又問道:「他有沒有說,這到底是什麼地方?」

「他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

鳳儀搖頭道:「這個地方,是他早年間被流放的時候無意間發現的!他之所以能變得那麼強,與這個地方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

「怎麼說?」林羽好奇道。

鳳儀回道:「據鳳逐猜測,這個地方應該有個巨大的聚靈陣!在這裏吸收天地靈氣的速度比其他的地方快不少!他離開風族的二十年,幾乎都是在這裏度過的!也正因為如此,他才能在短短二十年的時間變得那麼強!」

聚靈陣?

林羽心中一動,默默的思索起來。

這裏既然有着那麼強的幻陣,有聚靈陣,似乎也不足為奇?

就是不知道,到底是哪位能人佈置的這一切。

但可以肯定的是,這位能人肯定精通陣法和風水。

在林羽沉思的時候,鳳儀又接着說道:「那顆能讓青兒的屍身不腐且保持溫度的珠子,他也是在這裏發現的!原本,那顆珠子在銅棺的原主人的嘴裏。」

「這樣么?」

林羽想了想,又問道:「還有其他的嗎?」

鳳儀輕輕搖頭,「剩下的,就是一些詛咒了,反正就是類似誰破壞了青兒的屍身,誰就不得好死之類的話。」

這就沒有了么?

有點可惜啊!

雖然他們此行的目的是達到了,但沒能弄清這到底是什麼地方,還是讓他有些遺憾。

不過,弄不弄清這是什麼地方,好像對他們也沒什麼影響。

如此一想,林羽也就釋然了。

「既然如此,那咱們就走吧!」林羽沖幾人揮揮手,邁步往外走去。

「等等!」

鳳儀叫住林羽,「給我點時間,我把地上的屍骨收斂一下。」

「行,我們一起幫你。」林羽答應,又向白雪道:「你就別幫忙了,要是把你嚇出個好歹來,我的罪過可就大了。」

白雪撇撇嘴,輕哼道:「我才沒這麼脆弱呢!」

雖然白雪嘴上這麼說着,但在林羽他們幫着鳳儀收斂地上的屍骨時,白雪還是沒敢上前幫忙,只是遠遠的看着。

將地上的屍骨都收斂好,又簡單的替他們立了個碑,幾人這才往外走去…… 接下來的幾天,很平淡。

李哲繼續是一晚陪小喬,一晚陪周子瑜,偶爾調戲一下劉凱月,或是欣賞……不對,是批判一下欒筱琳發來的私房照。

他也想再把小喬、周子瑜一起約出去,再體驗一次兩女共侍。

但無論李哲找什麼借口,她倆都不答應了。

無奈他也只能暫時息了心思。

隨著期末考試的臨近,校園裡的學習氛圍也緊張了起來。

圖書館自習室天天爆滿,到處都可以看到拿著書複習的學生。

就連賀志剛、楊浩他倆也都開始複習了。

上學期,賀志剛就掛了兩科,這學期要是再掛兩科,一年掛滿四科就要勸留了(留級),要不就拿不到學位證。

小喬、周子瑜她倆在圖書館自習室佔了位置,每晚都會去自習室複習。

李哲在忙完公司的事情,也會去自習室陪她倆一會兒。

他現在每天都要開兩三次視頻會議,處理趣動集團幾個公司的事務,一個星期至少要飛去滬市一次,待上兩三天。

就在李哲以為這個學期,就要這麼平淡的過去了,卻又有了變數。

13號晚上

賀志剛、楊浩他們都去自習室複習了,只有李哲一個人在宿舍碼字,忽然有一個男生進來,告訴他樓下有個女生找他。

李哲出了宿舍,來到樓下,發現來找他的是一個個子不高,皮膚白皙,長相還算漂亮的女生。

這個女生看起來還有點眼熟。

看到李哲,女生笑著自我介紹說:「李哲,你可能不認識我,我叫鄭嘉穎,是……」

「你是歆一的室友對吧?」李哲笑著打斷她說。

「我們應該是見過一面。」

「對,我是歆一的室友。」鄭嘉穎真沒想到李哲會記得她。

還是去年剛開學軍訓時,李哲送生病的沈歆一回宿舍,兩人打個一個照面。

「李哲,你的記憶里真好。」

見李哲叫沈歆一歆一,對她的事還記得這麼清楚,鄭嘉穎越發肯定了自己的想法,李哲絕對是對沈歆一有意思。

「李哲,我能和你聊聊嗎?」

「當然可以!」李哲笑著點點頭。

他心裡猜測著對方的來意,應該是和沈歆一有關。

兩人一起離開了宿舍區,來到人工湖邊,找了一個人少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