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8 9 月, 2022

「是么。」

阿燕聽后還是有點疑惑的問,

「這麼急么?不等她回來么?」

「不了,等回來了反而不好走,早點處理完早點回來才是好的。」

王玥搖搖頭,

說實話這次離開就是因為王玥有了個想法,

如果這個想法可以實現,

那麼小智代才更適合跟著他。

所以這一趟他是必須走的。

如果一切都和王玥所想的一樣,

那麼這次估計要不了幾天就回來了。

7017k 李安安不好意思「你知道我是裝的。」

剛開始她是暈過去了,但在褚逸辰抱起她那刻,她就醒了,之後他抱着她進病房,找醫生給她檢查,她都知道,只是怕他懲罰沒睜開眼。

李程點破「你剛才躺在床上眼珠子動了這是破綻。」

「……」

李安安想不到這裏露餡,那褚逸辰知道嗎?他可能沒看到吧。

李程見她心虛繼續說「不過我不會說的,感情是在打打鬧鬧中升溫。」

李安安看他老道的樣子問「敢問你談過幾個女朋友!」這麼懂。

李程摸摸鼻子,「沒有,總裁沒有女人,也不準身邊的人有,我單身。」

「好變態。」

果然很符合褚逸辰的作風。

李程遺憾看着她,讓開路

什麼叫挽回褚總心,她就從來沒有得到過,不過她聽到了重點「你意思我現在可以走了!」

「這也是褚總的意思,李小姐你和褚總之間的協議結束了。」

李安安愣了一下,褚逸辰就這麼放過她了!

「我知道了。」

其實也是因為她的身份吧,殺人犯的女兒,誰會喜歡這樣的人,她心裏微微難受,不過很快拋到腦後,反正她已經習慣了。

離開醫院李安安去劉園長家。

「安安你有事可以不用那麼急,三個孩子很聽話,還有下次不要客氣,不用買水果」

李安安把水果放在桌子上,笑着點頭。

劉園長家很溫馨,就她和愛人在一起,還留李安安吃晚餐。

李安安盛情難卻吃了晚飯才和三個孩子離開

回別墅后,李安安給孩子洗好澡,哄他們睡覺,把今天的視頻放到網上去,躺在床上有點失眠。

別墅里褚逸辰拿着手機站在卧室,接李程電話。

「知道了!」

褚逸辰掛了電話。

洗了澡又處理了點事情準備睡覺,褚管家上來,明顯感覺到少爺心情不好,但還是說。

「少爺,夫人的電話!」

褚逸辰接過

「兒子怎麼回事,聽說你為了一個傭人欺負娜娜。」

「她自找,我很忙掛了!」

「你啊,要氣死我嗎?那個傭人是什麼來頭把你迷成那樣。」

「不是這個問題,是她觸碰了我底線,再不處理要爬到我頭上。」

「這樣啊,那我說說她,不過她是女孩子,臉皮薄,以後可不能那樣的!我去安慰一下,你們也是一起長大的了,不能傷了感情。」

「沒事我準備睡了。」

褚逸辰打算掛電話。

「等等,恩選這孩子,這次幼兒園鋼琴宣傳拍得很好,不過就是有個孩子刷票!你姑姑挺難受的,周末你去安慰一下!」

「有時間就去。」

褚逸辰嘲諷一個孩子,用得着這麼大的陣仗,也只有自己的母親這麼好說話。

不能不去,到底是你姑姑的孫子,都是一家人「

「知道了」

褚逸辰不耐煩掛斷電話,洗澡后出門,上了跑車給龍庭打電話。

「睡了沒有,沒睡就出來喝酒」

龍庭倒在床上被叫醒不爽「你吃錯藥了,這麼晚去喝酒,不知道還以為你失戀了」

。零點中文網] 他站在山巔,一眼望去,山峰層層疊疊,連綿不絕。白霧環繞其中,恍若仙境。在天邊,日出東方,剛冒出一點橘紅色的光芒。

山中傳來鳥兒的啼鳴,妖獸的嚎叫,還有流水潺潺。

初晨的聲音,總是這樣生機勃勃。對於他這麼一個被全天下通緝的人而言,竟然可笑的看到了一絲希望。

彷彿當那太陽升起,一縷陽光灑在他身上時,一切就都會變好。

「公子,我們接下來要去哪裡?」一個約莫十歲的小女孩站在他身後的深叢中,輕聲問。

「去哪?我們應該去給你找一個家!」昔帝子沉了口氣,轉過身看著眼前的小女孩。

小女孩聽到這話,立即跪下身來:「公子救了我的性命,我自然應該好好報答公子。還請公子准許我留在你身邊!」

「像我這樣的人,不需要人侍候!」語畢,昔帝子繞過小女孩,走向下山的路。

看到他的身影,小女孩忍著眼淚跟在後面。

昔帝子就像是出現在她黑暗中的一道光,她活下去的希望。她無法想象,沒有昔帝子,她該如何才能活下去。

跟著他一路下山,從守衛的眼皮子底下光明正大的進城。而那些守衛的手中拿著昔帝子的畫像,卻無法認出他來。

在熱鬧的街頭,對於幫孩子找個家的事情簡直是一頭霧水。該找個怎樣的人家呢?難不成他要四處去打聽,誰家要孩子嗎?

溜達到最為熱鬧的長街時,他停下腳步,輕聲嘆氣:「哎~這種事情,還是你比較拿手。當初是怎麼想到,將我託付給那樣一家人的?」

「公子,你說什麼?」

「沒什麼!」

一大一小接著往前走著,從他們身旁路過的百姓,就似是在另一個世界,不與他們在同一個空間似得。

他們沒有認識的人,也沒有與任何人有接觸。

「你餓了嗎?」

昔帝子轉身,看向距離自己幾步遠,正站在包子鋪前挪不動腳的小女娃道。

小女娃扭頭看向他,瞧著他看著她的眼神,立馬道:「不餓!」

「如果餓,我們就吃些東西!」

「我不餓,我不餓!」

昔帝子轉身不再看她,只是接著往前走。

他心裡知道,她是餓了,但是因為怕自己將她送給別人,所以才沒給他添麻煩。但是跟著他有什麼好?若有一天他被發現,說不定她也會受到牽連。

到中午,昔帝子帶著她走進一家客棧中,大廳里有許多客人都在用餐。他來到櫃檯前:「開一間房!」

「一間?」賬房看看昔帝子,又俯下眼看看他身旁的小女孩。

「對!」

「好的,客官稍等!」

「無礙,我們還要吃飯!」

語畢,昔帝子帶著她走到窗邊的位置坐下來。

小女孩抬眼看著他,心裡糾結了許久才開口:「公子,你今日就要將我送出去嗎?」

「若是沒有找到合適的人家,我會再給你愷一間房。」

聽到他的話,小女孩埋下頭來,一句話也不說了。

待飯菜上來,就算是餓了,她也沒什麼胃口。只是盯著滿桌的飯菜,腦子裡飛到了九霄雲外。

「吃飯吧!」

轉眼間,昔帝子都已經吃完了,見她的碗里一口沒動,破天荒的願意等等她。

「額,好好好!」小女孩拿起筷子,趕忙吃飯。生怕昔帝子扔下她就走掉了。

吃完飯,他們沒有在客棧里歇息,付了錢后,便出門去了。

遊走在大街小巷,浪費了不少時間。昔帝子終於肯開金口,去打聽一下了。

「這位大哥,你可知道,這城裡有人家願意收留孩子嗎?」

「嗯?什麼意思?」

「我這裡有個小女娃,我想給她找個能託付的人家。」

聽到這話,賣女子首飾的男子上下打量了一眼,在昔帝子身後眼淚汪汪的小女娃:「她……好像不願意被收留吧?你是她的什麼人?」

「額,我是在城外救了她,但是也不能總跟著我啊!」

「原來是這樣!你去城西的李婆子家,向她打聽打聽,應當能成。」

有了人可以幫忙,昔帝子自然樂意。他連忙點點頭:「好,多謝大哥了!」

「不謝不謝,去吧!」

昔帝子轉過身,俯下眼看著小女娃。雖然他自己也不忍心,但是他自己是什麼人,還是清楚的。

這個小女娃跟著他,只有壞處,沒有好處。

從城中去城西,一路上小女娃都在偷偷的抹眼淚,心裡難受,卻又不能說出來。

直到昔帝子再次找一個人問路后,她站在一片湖邊,終於開口:「公子,我就不能跟著你嗎?你去哪裡都可以,我只是想留在你身邊而已。」

昔帝子停下腳步,稍稍沉了口氣,背對著她回答:「我不想帶著一個累贅!」

。 只見來人迎著陽光走過來。

那人膚白若雪,在陽光的照射下幾乎在閃閃發光。

而那張不失任何脂粉的臉卻完全碾壓顧綰綰描畫精緻的臉,就連「傾國傾城、沉魚落雁」這樣的詞用在她身上都顯得蒼白了點。

是慕夏。

顧綰綰和歐陽墨幾乎同時皺起了眉頭。

但不一樣的是,顧綰綰眼底浮現的全是厭惡,而歐陽墨眼底卻有種不可言說的複雜。

「老師。」慕夏禮貌性地跟歐陽墨一點頭。

歐陽墨卻是直接別開了眼,把她當透明人似的對顧綰綰說:「忘了告訴你,明天英倫大學會來一個老師,到這邊開講座。正好明天我沒課,可能不過來。你們英語老師說了,你口語好,到時候就由你來當翻譯,陪同那位老師逛一下校園。」

「英倫大學的老師?」顧綰綰的眼睛頓時就亮了,隨即連連點頭,保證道:「我一定好好陪老師逛學校。」

「嗯。」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有意無意地無視慕夏。

慕夏討了個沒趣,直接抬腳走進教室。

這邊歐陽墨雖然是在跟顧綰綰說話,但餘光卻是一直追着慕夏,甚至跟顧綰綰說起當翻譯的事情時,音量不自覺提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