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8 9 月, 2022

看著何仙姑蒼白的臉,還有頭頂的細汗,趙信也不忍心讓她再繼續治療下去。

「仙姑回去好好休養,不著急的。」

「也好。」何仙姑聽后笑著點了點頭輕吐了口氣,「現在的我,可能確實無法讓治癒效果到最好的程度。等我休息好,狀態有所迴轉的時候,我再聯繫仙尊。」

「好,辛苦了。」

「仙尊您客氣了,您對我們八仙恩深似海,這些事情又算的了什麼。要是您有時間可以到我們八仙府坐坐,都挺想您的。」

「有空我會過去。」

「那……仙尊,我就先回去了。」

「嗯。」

站在客廳中的何仙姑突兀地從眾人的視線中消失,房間中的幾女都驚訝的看著這一幕。

「那位姐姐……」

「她回去了。」趙信很是隨意的低語一聲,走到蘇衾馨的身旁伸手輕輕的握住她的手臂,「衾馨,感覺如何?」

「太神奇了。」

蘇衾馨咬著嘴唇,看著自己的這條手臂。

「就好像是我原來的手臂那樣,很順手……」

「趙哥,那位姐姐是誰呀?」溫嵐用著軟糯糯的聲音低語道,「她的治癒系的能力領悟好深啊,我可以拜她為師么?」

溫嵐是真的佩服。

在凡域之中,能夠讓她心生震撼的屈指可數。

然而——

何仙姑的醫術直接就讓她對治癒系有了顛覆性的認知。

她能夠感受到雙方之間實力的差距。

為了讓自己在治癒繫上再進一步,她想拜師。

「她是何仙姑。」

「誒?」

「就是八仙過海里的何仙姑,仙域的上仙。」趙信依舊用著很隨意的語氣低語道。

「誒?」

溫嵐聽的人都傻了。

八仙。

仙域的上仙!

何仙姑?

其他人也是一臉的難以置信,盯著趙信微微的張開嘴。

這?!

剛剛竟然是八仙在為蘇衾馨治療么?

趙信沒有在意這些目光。

給她們一些時間,總會消化的。

現在又不是以前,世界都已經有了如此巨大的變動,就算是說出來她們也一定可以接受。

頂多就是時間問題。

「如果你真的想要拜師,我可以嘗試著替你說一聲,至於她會不會收你,這件事我就沒有辦法保證了。」趙信又低語一聲。

「真的嘛?」

溫嵐聽后瞪大了雙眼道。

「那……那麻煩趙哥替我引薦一下,不管何仙姑願不願意收我都沒關係,只要能稍微給我一個機會就夠了。」

仙域上仙啊!

怪不得治癒能力竟然如此高深。

若是她真的有幸能夠在何仙姑那裡學到一二,她的治癒能量也一定會有翻天覆地的變化。

「行啊,我會跟何仙姑說一聲的。」趙通道。

「謝謝趙哥。」

溫嵐小臉上堆滿了驚喜,趙信抬手拍了拍她的頭,而後又看向客廳中的其他人。

「你們都好好休息一下,我還有些事情需要處理。」

「趙信,你要走?」

蘇衾馨突然抬手抓住趙信的手臂。

看到蘇衾馨的眼神,趙信不禁心頭長嘆了一聲微微一笑。

「放心,我就是去處理一些事情,明天就到了約定的時間,我總要準備一下,對吧。我會回來的,拉鉤。」

趙信笑著伸出手指,蘇衾馨咬著嘴唇將手指放了上去。

「一定要回來。」

「相信我。」

趙信笑了一聲就從客廳中走出。

其他人就默默的看著趙信的背影,看著他在走出房間后一躍騰空而去后都吐了口氣,旋即又一臉欣喜的看向蘇衾馨。

「衾馨,恭喜!」

「謝謝……」蘇衾馨眉眼噙著笑容,低聲道,「更該恭喜的是溫嵐吧,她馬上就可以跟八仙的何仙姑學習治癒系了。」

溫嵐靦腆的低著頭,咬著嘴唇。

「還不一定呢。」

「溫嵐是咱們凡域治癒造詣數一數二的,如果你都不行,那凡域其他人怕也是很難入的何仙姑上仙的眼了。」江佳笑著開口。

幾女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旋即就注意到周沐言他們幾個的神情。

目光獃滯!

好像從很久之前他們就是這樣的模樣。

「誒,你們幹嘛呢?」王慧抬手在周沐言他們的眼前揮了揮,「被石化了,就是個八仙嘛,幹嘛那麼驚訝啊?」

「你們難道沒注意到細節么?」周沐言蹙眉。

「什麼細節!」

王慧一臉茫然。

她雖然平時是比較粗枝大葉,可是剛才也沒什麼細節好注意啊。

八仙中的何仙姑。

這消息確實是讓人震驚,但現在凡域都已經變成了這樣,就算是再怎麼值得意外的事情也都變得合情合理了。

「她剛才喊五哥什麼?」周沐言提醒道。

「喊?」

幾乎是瞬間,王慧就也滿臉驚恐的瞪大了雙眼,其他幾女也後知後覺的張大了嘴。

「仙尊!」

「對啊,仙尊!」周沐言驚恐道,「這難道不值得石化么,仙域的八仙喊極五哥仙尊啊,而且那語氣也是畢恭畢敬,還說仙尊對八仙有大恩。五哥,到底是何方神聖啊,我嚴重懷疑五哥的真實身份,他怕不是個仙域大能轉世吧。」

「嘶,不是沒有這種可能啊!」王慧低呼道。

其他人聽著周沐言和王慧一唱一和,心中也都是翻動著驚濤。

讓仙域八仙欠人情。

以仙尊相稱!

感覺趙信已經不是曾經他們認識的那個趙信了。

「你們幹嘛要在意那麼多呢?」突然間,一道幽幽的低語傳來,赫然是坐在沙發上抱著薯片的青璃,「趙信到底是什麼身份重要麼,不管他到底是什麼身份,對待你們不都是如往常一般沒什麼變化?」

「也對啊。」

其他幾人眨了眨眼,而後王慧突然瞪大眼睛。

「小青璃,差點把你給忘了,你什麼時候偷偷摸摸成仙了,這事兒我們怎麼所有人都不知道。」

「不知道呀,睡著睡著就成仙了。」

「???」

滿房間的人頭頂都頂著問號,看著坐在沙發上的青璃。

想不到,這又來個凡爾賽。

其他人為了提升境界拼了命的修鍊,青璃她還真就是天天吃吃喝喝睡睡,幾乎看不到她怎麼用功。

就……

成仙了。

「其實也沒有了。」青璃突然咬住嘴唇,「青丘月被抓了以後,我很懊惱,就認真的修鍊了一段時間,我也是努力才成仙的。」

卻不想,房間中眾人的眼神反而變得更奇怪了。

王慧更是抬起手。

「你還是別說了。」

稍微努力了一下就成仙,這感覺好像比睡著睡著成仙好像更讓人氣憤。

感受到客廳眾人神色的變化。

青璃默默的低下頭,又低頭吃著薯片。

她……

沒想過要炫耀什麼啊。

其實,她心裡還挺自責的,如果她能早些努力一點,應該就不會出現這些事情了。

「誒,老李和老王怎麼不在?」周沐言朝著四周看了一圈,王慧聳肩道,「我師哥他他閉關去了,王焉也去錘鍊精神念力了。」

「那我們也不能偷懶了!」

周沐言握住拳頭,「五哥已經成仙,就算不能追趕上五哥的腳步,至少也不能讓他落的太遠吧。」

「說的是!」

客廳中的眾人目光如炬。

他們心中都很清楚,自己未必會成為趙通道路上的左膀右臂,他們只希望以後不要被甩的太遠,足矣。

此時,趙信也來到一處叢林深處。

目光看向四周低語。

「出來吧。」 遼城有箇舊物交易市場,距離遼城大學並不遠,說是市場,其實就是一條普通的街道。經常有人在馬路兩邊擺攤,賣的也都是自己家的舊物,亂七八糟的什麼都有,時間長了就形成一個舊物交易市場。

這裏沒有固定的攤位,但是有約定俗成的規矩,比如不能胡亂抬價,不能詆毀中傷,不能指手畫腳等等,總之這裏就是一個全憑眼光的地方。

最近這段時間,這裏突然出現了幾個學生模樣的年輕人支起的攤位,他們不賣東西,而是提供手藝,專門針對書畫典籍,凡是有修復需求的,都可以去找他們。

而且跟別的攤位不同的是,他們竟然還有名字,雖然是一塊簡單的木牌,但是在這個交易市場里還是很吸引眼球。

「我覺得師父就是故意的,給咱們租個店鋪多好!整天在這裏風吹日晒的,眼瞅著入冬了,凍死了!」

崔安平蹲在路邊,啃著早上帶來的煎餅,憤憤地嘟囔著。此時已是初冬,要看就要進入供暖期,可他們還要每天都來露天擺攤,這是呂步瀛給他們的任務。

幾天之前楚寒帶着修復好的典籍離開,呂步瀛便給他們五人佈置了新的作業,那就是來遼城的舊物交易市場擺攤,說是為了鍛煉他們的手藝。

「修復就是一個熟練的過程,就算我教給你們再多,不去動手也是沒用。你們待到期末考核的時候回來,自己帶好個人物品,其他的我一律不管!」

每每想起師父的話,崔安平就覺得自己被坑了,沒想到師父說的不管,竟是連一分錢都不給,要不是有王孟希,他們五個人就要露宿街頭了!